爱河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飙哥免费章节
爱河小说网
爱河小说网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重生小说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袜尤物 推母之道 人间正道 侉下之物 绽放之花 总裁母亲 美滟后宮 乱情人生 静如艳史 少年猎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河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飙哥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53  时间:2019/11/25  字数:15280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偃旗息鼓天下平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冬熙熙,配上嘉定的天时地利,邢达运生前斥资在嘉定兴建的豪华邢家庄院,如今正是充着笑声。

  倏听一阵鞭炮声及能鼓声,只见一、二千名各派高手徒步队在锣鼓开导之下,含笑行来。

  申经与娇和二子正在大厅中陪各派掌门人聊天,憋直的申经乍听能鼓声,立即欣然起身张望着。

  老妖道呵呵笑道:“大伙儿在三天前决定送你们二块金匾,我另外做了一匾,今天正好挂上去!”

  徐莲含笑道:“谢谢!你去瞧瞧吧!”

  申经迫不及待的一掠身,便已落于大门前。

  众人立即喊道:“雷神金安!”

  申经乐道:“大家好!让我玩玩鼓,好吗?”

  “请!”

  申经上前接过鼓槌,便隆隆敲着!

  此鼓虽小,他却敲得不亦乐乎!

  徐莲代表受礼,便有两人扶匾掠上大门口。

  他们一悬妥金匾,便卸下红布。

  赫见“雷神府”三个熔炮泛光金字。

  众人立即欣然鼓掌。

  老妖道喜道:“这三字出自吾手,正点吧?”

  徐莲点额道:“义父才高八斗,文武双全。”

  “呵呵!说得好!”各派掌门人便和另外两瑰金匾朝内行去。

  不久,两块金匾已经悬在大厅中央,红布一卸,赫见:“盖世拳王”

  “孝女奇行”

  双区之左下角皆由各派掌门人一起具名,右上角却分别刻着“申大侠惠存”及“徐女侠惠存”

  徐莲激动的凤目立即泛泪!

  她不由一一向各派掌门人致谢。

  峨嵋掌门海心师太慈容道:“各派昔年短视,随些造成浩劫,请女施主海涵两各派昔年之错误!”

  徐莲道:“往事如烟!何必再提!不过,各派宜记取此项教训,勿再让黑道势力坐大及为害天下。”

  “是!各派有鉴于此,期望申施主能领导武林。”

  徐莲摇头道:“不敢!当今武林已经平静,各派在复原之余,只需注意黑道实力必然众法作崇。外子个性憋直,不宜担任此事,今后若有需要,各派只须通知,外子必前往协助!”

  “是!谢谢!”

  丐帮新任帮主卓维亡双手住着一个大包袱,走到徐莲身前道:“请夫人收下邢达运之全部赃物吧!”

  徐莲含笑问道:“它们取自此地之密室吧?”

  “是的!它们原是二位所得!请收下吧!”

  “我心领啦!二位亟待复原,帮主代为分配吧!”

  “谢谢!可是,这批财物之数额过多,各派不需如此多,贵庄皆需要开销,你就留下一部分吧!”

  “谢谢!我们已经另有储蓄,别再客气,请!”

  “夫人越如此善待各派,各派越歉疚!”

  “请别如此说!各位掌门到书房去分配财物吧!”

  众人起身道谢,方始一起步向书房。

  沙珊低声道:“莲妹!你为何不留一些下来呢?听说这批财物多得吓死人,你若留一些下来,咱们也可以逍遥些呀!”

  徐莲低声道:“咱们的财物至少多十倍!”

  “天呀!真的呀?”

  “当然!光是自邢达运身上搜出来的银票便有三百多万两银子,咱们今后应该努力花钱啦!”

  “莲妹,你真行!难怪大家都在赞美你!”

  “我永远不如你!”

  “不!我明白啦!你以前一直在护着我,我远不如你!”

  “珊姐,咱们是好姐妹,何必比来比去呢?”

  “对!对!莲妹,你真好!”“走!去看经哥捶鼓吧!”

  “经哥可真爱玩鼓哩!”

  “对!我打算去订制几个大小鼓,让他玩个过瘾!走吧!院中还有一、二千人,咱们去招呼一下吧!”

  “好呀!”

  南海双莲各抱一婴,跟着她俩外出。

  院中诸人正在睢着申经擂鼓及呀嘿呐喊,不少年青人兴奋的跟着呐喊,气氛十分的热烈。

  老妖道更在旁乐得跟着呐喊不已!

  四女见状,便站在厅前,吴翠莲低声道:“二姐,咱们是否要宴请这批人?若有必要,宜先通知酒楼。”

  “不必循这些俗套,各派拿门分要银票,必然会带走他们,我不喜欢此地太过于复杂及喧闹。”

  “是!”“那条暗道是否填平啦?”

  “已经在四天前由众人一起填妥,不过,密室尚留着。”

  “很好!目前此地雇用多少人?”

  “男女仆妇一共三十人。”

  “够不够?”

  “够!除非遇上今这种场面,否则,绰绰有余。”

  “很好!她们是本地人吗?”

  “是的!她们皆是海心师太介绍,勤快又有礼!”

  “很好!他们的月酬呢?”

  “除总管月酬十两外,余皆五两。”

  “各提高十倍,吩附他们勤快些!”

  “是!”“我待会各给你们一万两银子,另外,我会各以你们的名字在银庄存下二百万两银子,供你们随时支用。”

  “是!谢谢二姐!”

  “别客气!我以前和申经哥消减各地金虎盟人员之后.我皆搜刮不少的银票,如今,我至少有七千万两银子哩!我皆把它们存入银庄孳息,今后,我们光是吃利息也吃不完,所以,你们要帮我救济急救之人。”

  “是!二姐真令人佩服!”

  “我以前吃过不少的苦,冒过不少的险,所以,我知道那种痛苦,我当然要协助大家免于这种痛苦。”

  “是!小妹二人一定戮力以赴,有关请葛庄主代为运盐至大漠换取兽皮之事.不知该向葛庄主提起否?

  “谢谢你如此开心,这批人我已经在昨晚请丐帮宁夏分舵耿分舵主筹备此事,他们将于后天启程!”

  “二姐真是有心人!”

  “我们能有今,全仗那批小黑人救经哥及指引经哥练那套掌法,所以,我们一定要彻底的协助他们!”

  “是!耿分舵主今后一定曾办理此事吧?”

  “是的!他有不少亲人在经营皮革生意,正好派上用扬。”

  “二姐真是找对人啦!”

  “我另外吩咐耿忠各送一千匹牛、马、羊、骆驼给那些小黑人,因为,我觉得他们吃得太省太少啦!”

  “二姐真是仁心善行!”

  “等你们分娩之后,我再带你们去瞧瞧他们!”

  “好呀!”

  两人又聊了不久,果见各派掌门人联袂前来道谢及告别,院中诸人亦自动列队准备跟随掌门人离去。申经见状,立即停止擂鼓。

  海心师太道:“峨嵋大门永远为你们开着,光临!”

  徐莲含笑道:“一定会去打扰!”

  众人互相行礼,便依序离去。

  送走众人之后,老妖道道:“我也该返昆仑啦!”

  徐莲道:“义父多住一段时吧!”

  “以后吧!我还要返昆仑派就任长老哩!”

  说着,他又上前抱着双婴。

  徐莲道:“义父!咱四人将于八、九个月之后分娩,届时,麻烦你带你所调配之药丸,到此地住一段时吧!”

  “那些药丸只需再过三月便可以配妥,届时,我会先送来,你们服用之后,必可母子平安。”

  “谢谢义父!”

  “好啦!我走了,那批牛鼻走远了哩!”

  说着,他把双婴交给南海双莲,立即离去。

  立见下人们持帚带筐前来扫鞭炮屑片及其他垃圾,徐莲暗暗赞许,便与申经他们重返大厅。她松口气,愉快的望着那两块金匾。

  良久之后,她返房持出三叠银票给沙现及南海双莲,然后,她带着存单及两个锦包单独入成。

  她首先订制一个似东海派那种超级大鼓,然后又订了三个大小不一的鼓,存心让申经玩得过瘾!

  其次,她赴官方银庄结算以前研存下之银子所生的利息,再以沙珊三女的名义各存下二百万两银子。至于申经的那些银子,她则继续存着。

  接着,她吩咐绸缎店主带着布料及师傅跟她返庄。

  她们一返庄,师傅及店主便忙着替申经、四女及二子栽量衣衫,然后又夫替那三十名下人套量制服。良久之后,店主及师傅们一离去,他们方始用膳。

  膳后,徐莲将存单送给三女,三女立即致谢着。

  徐莲便愉快的中经返房歇息。

  翌起,徐莲四女每天带二子和申经在嘉定城内外游览,他们所到之处,皆引起众人的注视及羡慕。

  不过,在丐帮弟子及嘉定地面江湖人物暗中随行安排之下,没人上去打扰他们,他们也逍遥的逛着。

  这天上午,徐莲带着乾粮及水让申经背地启程赴大汉,申经仍然抄山径近路,沿途无阻的飞驰着。

  黄昏时分,他们一近绿洲,就见远处火光熊熊,不少的人畜围在火堆旁愉快的唱歌及烤喝酒。

  徐莲一听汉人歌声,便猜忖是耿忠诸人。

  申经一掠近,果见耿忠扬声道;“恭雷神及夫人!”

  众人立即欣然起身行礼道:“恭雷神及夫人。”

  徐莲跃落地面含笑道:“各位辛苦啦!”

  申经欣喜的望看四千只牛、马、羊和骆驼。

  耿忠上前道:“请夫人瞧瞧群畜及食盐。”

  “太好啦!辛苦!辛苦!来了多少人?”

  “三千二百人。”

  “辛苦!每人各赏一百两银子!”

  说着,她取出备妥的银票清点着。

  耿忠忙道:“夫人别如此!大家皆在作生意呀!”

  “不!这是头一遭!我该给见面礼!”

  “好吧!弟兄们!乡亲们!夫人犒赏每人一百两银子!”

  众人欣然喝道:“铭谢夫人厚赏。”

  徐莲道句:“辛苦啦!”使递出银票。

  耿忠将银票交给两名中年人去分配,便带来两名老者道:“他们懂布鲁特族人之语言,我请他们来翻译!”

  “太好啦!辛苦啦!”

  说着,她又各给两名老者一百两银子。

  两位老者乐得连连道谢不己!

  耿忠又带来八名中年人道:“夫人!他们是在下亲友,今后,他们将定期运盐来此地换兽皮。”

  “辛苦啦!可否通知布鲁特族人再朝前些,大家就不必如此辛苦,耿分舵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在下已经和这两位翻译提过,他们以前皆在车莎绿洲和布鲁特族人易货,大家可以省下三天的路途。”

  “太好啦!”

  “这块绿洲尚没人定居,那群布鲁特族人亦可以在此放牧及垦居,夫人不知是否同意此事?”

  “好呀!我担心他们住得太挤哩!”

  “他们若在四周搭篷,至少可以住三千人哩!”

  “太好啦!这群人过得很苦,大家尽量帮助他们。”

  “是!凭心而论,取盐来换兽皮固然沿途辛苦,不过,利润甚为可观,在下会吩附大家送些来。”

  “谢谢!大家一起做善事吧!”

  “是!请夫人及雷神先来吃.明早再去见他们吧!”

  “好呀!”

  二人便陪众人一起吃

  众人各获一张银票,不由大喜!

  亥初时分,申经夫妇在车中歇息啦!

  寅初时分,徐莲吩咐申经背一名老者前往古城,因为,她要在那批青年出去放牧前拦住他们呀!她料得真准,申经一到古城入口前,正好有八十人先行出来,他们一见到申经,立即趴跪及呐喊着。

  老者讶道:“他们怎尊他为火神呢?火神乃是他们至高无上之神呀!他为何能获这份至一局荣誉呢?”

  欢呼声中,男女者幼纷纷奔出来趴跪着!

  现场立即一阵欢呼不己!

  申经一直含笑点头着。

  良久之后,六名老者己率先起来。

  那名老者一声招呼,六名者者立即一喜!

  他们便上前交谈着。

  当老者告知“火神”要送他们一千匹牛、马、羊、骆驼及以盐换兽皮,六名老者感激的趴跪欢呼着。

  其余之人亦欣然趴跪呐喊着。

  老者向申经道:“在下己告知你要送他们牛、马、羊、骆驼及以盐换皮,他们正在向你道谢,你可否说一句话?”

  “什么话?”

  “这句话代表“很好”他们最喜欢听这句话。”

  “好呀!你说吧!”

  “冬耶帝诺!”

  “冬耶帝诺!”

  “对!对!请说吧!”

  申经立即道:“冬耶帝诺!”

  那群人欣喜的喊道:“冬耶帝诺!”

  申经也跟着喊个不停啦!

  良久之后,老者通知他们运出兽皮及准备前往,六名老者一阵呐喊,众人纷纷入内牵出骆驼及搬出兽皮。

  半个时辰之后已经驮兽皮,申经便带着老者及那群人一起行向绿洲。

  晌午时分,绿洲已经在望,另外一名老者和徐莲等三千余人一起站在群兽前喊道:“冬耶帝诺!”

  那群布鲁特人欣然喊道:“冬耶帝诺!”

  哇!双方来电啦!

  两名翻译便建议六位老者带人在绿洲四通搭篷定居及放牧,六名老者乐得领频频点头不己。

  他们一阵吆喝,族人立即上前率兽入水区放牧,另有三百名青年则牵走那一千匹骆驼。

  因为,那一千匹骆驼身上驮着一包包的食盐及脯,这是他们的宝贝,他们必须先运回地下古城呀!

  六百名汉人为赶时间,各自先牵走一匹骆驼,他们望着骆驼上面之兽皮,不由眉开眼笑啦!

  他们是行家,他们瞧出这批兽皮乃是上等货,他们的老板此番一定可以发财,他们也可以分红呀!

  另外的八百人则各牵一匹骆驼带着帐篷及食物、水跟去。

  那群布鲁特族人则开始运用汉人们送来的帐篷开始熟练的搭建着,因为,他们要在此暂居啦!

  申经好奇的东张西望不己!

  两名老者则好奇的询问申经为何被尊为火神,六名老者立即下跪及恭敬的叙述不已!

  徐莲诸人透过翻译.听得啧啧称奇!

  未申之,耿忠吩咐众人烤宴请这群人。

  天气炎热,众人却愉快的“种族交流”着。

  黄昏时分,天气转凉,那群布鲁特族人开始劈柴取火,不久,他们在灼灼火光中,歌舞个不停!

  良久之后,六名老者前来向申经说了一大堆话,翻译忙道:“雷神!他们要膜拜感恩,您跟他们去吧!”申经立即笑嘻嘻的跟去!

  六名老者安排申经坐在火前,便率众趴跪歌唱不已!

  翻译忙道:“这是他们至高崇敬之意,他们惑谢火神赐给他们如此多,他们会世世代代的感恩及怀念!”

  徐莲道:“我们一定会再来此地!”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六名老者率众起身,立即各杀二十头马、牛、羊及热练的切在火堆烘烤着。

  不久,他们己宴请申经诸人吃

  歌舞亦再度兴起!

  快乐的气氛便传遍四野!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六名老者邀众人入篷歇息,他们则睡在火旁。

  徐莲却激动的久久无法成眠。她只花了几十万两银子,便得来如此纯真的感情,她的心湖在激动之中,更坚定地继续行善的决心!后,她果真救过无数之人。

  翌天明时分,布鲁特族人立即起来放枚,耿忠诸人和申经等人亦起来漱洗及取用着乾粮。

  不久,申经背起徐莲己弹向东方!

  耿忠乍见申经一弹即远达百余丈,不由大骇。

  那群布鲁特族人立即趴跪送别。

  耿忠便率众迅速的离去。

  春天到啦!百花开,大地一片生机蓬,徐莲四女及申经便搭船前往成都玩“中国花都”

  他们玩了一个多月,玩遍各处名胜古迹,方始返回嘉定。

  立见总管率众接他们入厅。

  只见总管行礼道:“七天前,有四百人来访!他们自称来自辽东东海派,他们目前尚在客栈等候!”

  徐莲立即想起龙天豪那批人。

  她立即问道:“他们为何来访?”

  “他们致谢及表明从善心意。”

  徐莲以为那批人来责怪地带更海派那批人出来,结果,他们却死于邢达明诸人之手。

  她暗松一口气,道:“你通知他们来此用晚膳,同时,你吩咐酒楼至此“外烩”你先下去安排吧!”

  说着,她己递出二张银票。

  总管立即应是离去。

  徐莲诸人返房沐浴更衣之后,便轻松的返厅品茗。

  徐莲便道出她与申经带出东海派那批人及他们被杀之经过,立听沙珊问道:“那批人会不会来向咱们要人呢?”

  徐莲摇头道;“不可能!龙天余他们曾经各衣将搜刮来之财物汇返辽东,他们如今皆是富人啦!”

  “他们为何来此地?”

  “很简单!他们怕各派之人加害他们,所以,他们来此道谢及表明摇黑道之决心,你懂吗?”

  “有钱人皆怕死!”

  “珊姐这句话最贴切!中肯啦!”

  沙珊立即又乐啦!

  他们又聊了不久,总管己返厅道:“小的已经安排妥今夜在此宴客之事,那四百人亦会准时赴宴!”

  “很好!大鼓己制妥否?”

  “己在五天前送达,目前在陈列厅之中。”

  “很好!半个时辰之后,用膳!”

  说着,她己和众人向后行去。

  陈列厅中原本摆着邢达运所搜刮的奇珍异宝,如今只剩下空柜,不过,厅中果然有四个鼓。申经乍见那个“超级大鼓”便欣然掠去。

  徐莲担心鼓声会震破厅内之坡璃,她立即道:“经哥,搬到前院去玩,就在前院之亭中玩吧!”

  申经欣喜的扛起大鼓,便向外掠去。

  不久,他已在前院之亭中擂鼓啦!

  两个小家伙听得手舞足蹈不已!

  徐莲喜道:“他们该学步了吧?”

  吴翠莲点头道:“是的!二姐!他们的资质甚优,你若不反对他们练武,小妹有药方供他们筑基!”

  “好呀!你待会就将方子交给下人去采购吧!”

  “是!”“你们的腹部特别隆起,可能也是坏着双胞胎,你们可得多吃些补品,以免影晌自己的身子。”

  南海双莲立即羞喜的点头。

  沙珊问道:“莲妹,我呢?”

  “珊姐铁定生壮丁!”

  “真的呀?”

  “没问题!你得多吃些补品哩!”

  沙珊欣喜的猛点头。

  徐莲便率三女及二子返回厅前欣赏申经擂鼓。

  吴翠莲问道:“二姐,经哥为何如此喜欢擂鼓?”

  徐莲含笑道:“我也不敢确定原因,不过,应该与他在大漠之奇遇有关,他也没有的嗜好,让他去玩吧!”

  沙珊问道:“莲妹,我觉得我们不大应该哩!”

  “喔!什么事?”

  “咱们一起有了孩子,就不能陪经哥,不大好吧?”

  “珊姐有何良方呢?”

  “再帮经哥找女人呀!”

  “这…妥吗?该找谁呢?”

  “你安排呀!”

  “我…我总不能找来一百个女人吧!”

  “当然啦!不然,就让经哥出去外面玩!”

  “可是,他并不需要呀!他向你求过吗?”

  “没有!我不忍心呀!”

  “我…我觉得经哥不重视.咱们分娩之后,分批陪他,只要咱们不似此女一起有喜,便可以解决此事!”

  “我…你为何不让经哥去找别的女人呢?”

  “我不放心!何况,经哥那么神勇,别的女人恐怕无法承受。”

  “这…咱们是否可以一起侍候经哥?”

  “不妥!当心伤了身子。”

  “我…我不怕!”

  “这…”吴翠莲道:“大姐,二姐,葛天霖之孙女尚未出阁,她一向贤慧,可否由咱四人修书主动提亲呢?”

  徐莲点头道:“你是指葛玲玲吧?”

  “是的!”

  沙珊忙道:“好啦!好啦!”

  徐莲道:“好吧!翠莲,你去修书吧!”

  吴翠莲立即欣然返回书房写信。

  不久,总管前来行礼道:“请夫人们用膳!”

  “好!”吴翠莲上前道:“总管!待会将此信托丐帮送住昆仑,另外到药按照此药方配两付药及材料!”

  总管接过信及银票,立即快步离去。

  徐莲含笑唤道:“经哥,用膳吧!”

  申经应句好,立即掠来。

  “经哥,玩得愉快吧?”

  “太好啦!好久没玩啦!”

  五人洗过手,便入内用膳。

  膳后,五人立即返房歇息。

  不久,徐莲一听沙珊的房中传来“呐曲”她不由暗自皱眉道:“珊姐实在大任啦!哎!害人喔!”她立即到房外道:“经哥,别太用力!”

  沙珊应道:“不会有事啦!”

  她说“不会有事”结果,还是徐莲及南海双莲依序入内帮她善后,她自己却跑去客房呼呼大睡啦!

  黄昏时分,四百名锦服男女果真来访,立见一位青年上前行礼道:“在下龙威,先父正是龙天豪!”

  徐莲含笑道:“幸会!诮!”

  她们带那群人进入宽敞的餐厅就座之后,立见龙威起身道:“在下诸人冒昧来访,请见谅!”

  徐莲道:“!不知有何指数?”

  “先父及各位叔叔们自从跟随雷神及夫人出征后,虽然壮烈成亡,在下等人亦感光荣及见贤思齐!今后,在下诸人亦会摆金虎盟以前之恶行,甚盼雷神及夫人能够随时指教及鼓励!”

  “可喜可贺!阁下能如此做.也不枉我带天豪出征及吩咐他们将财物寄返故乡之目的及苦心!”

  “是的!先父诸人所汇返之财已经改善甚多的家况,各家亦不必行在刀口上皿讨生活!”

  “恭喜,可否有人向你们敲诈?”

  “没有!”

  “今后若通上什么麻烦,尽管去找丐帮辽东分舵,他们即使无法解决,亦会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必全力以赴!”

  “谢谢!感激不尽!”

  “别客气!菜淡酒!请!”

  “谢谢!请!”

  众人立即欣然取用住肴!

  不久,龙威诸人一起持酒杯起身,龙威上前行礼道:“恭祝雷神、夫人及少爷们事事如意!”

  徐莲斟了亦婉酒,道:“经哥,你代表大家回敬下!”

  申经起身道:“大家喝!来!”

  说着,他已仰头喝酒。

  那群人立即欣然乾杯。

  徐莲道;“恕愚姐妹不便喝酒,各位尽兴吧!”

  龙威立即应是返座。

  他们果真是担心遭各派屠杀而前来求取“护身符”如今已经如愿以偿,他们立即愉快的取用酒菜。

  这餐足足耗了一个半时辰,龙威诸人方始欣然准备离去。

  徐莲道:“经哥,擂豉送客!”

  申经乐得掠入亭中擂鼓。

  雄壮、高扬的鼓声立即使龙威热血沸腾,因为,他自幼便一直在海运听人击鼓、呐喊及练拳呀!他激动的立即止步。

  其余诸人亦激动的止步.因为,他们原本就是东海派的第二代,他们以前也经常配合鼓声在海边练宁呀!吴翠莲低声这;“二姐,他们会不会想留下来啦?”

  徐莲点头道:“颇有可能!你认为咱们该留下他们吗?”

  “该!这批人必然不甘雌伏,与其被有心人利用,何不留在此地护卫咱们,两侧空地可以搭建房舍容纳他们经商。”

  “翠莲,我以前太低估你啦!你想得够多!够远!他们若愿意留下来,我一定会应允他们!”

  “二姐英明!”

  龙威诸人又听了不久,双目不由泛泪的望向天际。

  申经擂得过瘾,不由呀嘿大喊!

  当场便有一百余人跟着“呀嘿”大喊!

  申经乐得继续擂鼓及呐喊着。

  不久,龙威双腿一分,便拉开马步练拳。

  其余之人便跟着呐喊及练拳。

  徐莲瞧得为之悚容!

  吴翠莲一见两婴亦乐着手舞足蹈,她刚望向吴竹莲,吴竹莲立即报以会意的眼神。

  龙威率众打乐丁三趟拳,他突然来到徐莲身前行礼道:“在下诸人可否率家属来嘉定定居?”

  “可以!两侧空地即可以建屋经商或定居。”

  “谢谢!谢谢!告辞!”

  就完,他立即行礼退去。

  不久,他率众踏着雄壮的鼓声离去,徐莲长嘘一口气,乍见两子手舞足蹈,她怔了一下,不由笑啦!她便上前通知申经歇息。

  不久,她们愉快的沐浴,总管则陪着酒楼之人清理现场,会帐及运走餐具及剩菜、废弃物。

  翌上午,申经正在擂鼓,徐莲四女正在房中调配药房送来之药,却见总管入内道:“夫人!骆分舵主来访!”

  徐莲立即入厅接见。

  只见一名中年叫化行礼道:“骆飞参见夫人!”

  “免礼!有何指教?”

  “送来一函及请教一件事!”

  说着,他立即奉来一函。

  只见信封中央工整写着“四位雷夫人钧开”

  左下角则写着“葛缄”二字。

  她心知是葛天霖之覆函,立即拆阅。

  “四位雷夫人钧鉴:欣奉四位雷夫人疼爱,小孙女有幸陪侍,幸甚!吉期及相关事项尚祈四位雷夫人见示。

  葛天霖敬笔。”

  徐莲欣然一笑.问道:“分舵主有何指教?”

  “昨夜龙威来托在下代为雇工在贵府两侧空地建屋及店铺,夫人是否同意此事?”

  “是我答应他们,我不希望他们遭有心人利用。”

  “夫人高瞻远虑,在下立即雇工破土建屋。”

  “谢谢!可否再转一函至葛老处?”

  “荣幸之至!请!”

  徐莲立即持函离去。

  她一见到沙珊三女,便含笑道:“葛老同意亲事啦。”

  沙珊阅信之后,眉开眼笑的道:“二妹,咱们该挑哪天呀?”

  “随便啦!顺便请义父也来一趟吧!”

  “好呀!我倒忘了此事哩!”

  “翠莲,你挑个日子吧?”

  “端吧!他们可以从容来此!”

  “好!你去写信,骆分舵主尚在厅中等侯哩!”

  吴翠莲立即欣然赴书房缮函。

  不久,徐莲三女己经调妥药,立即与吴翠莲入厅将西托付骆飞,再送骆飞离去。

  徐莲又内外瞧了一遍,道:“内外不需多整理!只需布置一间新房,明再进行此事吧。”

  五月初一,雷神府两侧之宽广空地不但已经建妥两大片楼房,而且龙威也带了二千余名男女老幼住进新居。他们按照辽东习俗庆贺新居落成,所以终热闹纷纷。

  徐莲以申经名义致赠每户一套几椅供摆放于大厅,此外,她们亦挨家逐户的拜访及表示祝贺之意。

  当天中午,她们更参加那些人之喜宴。

  热闹一天之后,一入夜.大家便返房歇息,不过,由龙威所指挥之八百人自卫小组成员,已经有十六人在守备着。

  这十六人有八人固定守在四个角落,另有八人以两人为一组,采取叉巡逻之方式认真的守卫着这一带。他们每个时辰自动交接班,丝毫影晌不了别人。

  申经、沙珊及二子早己歇息,徐莲和南海双莲则轮在房中监视及考核着那些巡逻人员,因为,她们仍然不敢完全信任他们哩!

  日子平静的过了三天,五月四晌午时分,葛天霖一家三代及侍女搭车前来,老妖道及昆仑掌门人松鹤子亦随行。

  徐莲以故俗鞭炮接他们住进客房,便设宴接待。

  老妖道举坏道:“葛长老,恭喜啦!”

  葛天霖道:“劳长老,你故意在占便宜喔!”

  “为什么呢?”

  “经儿是你的义女婿吧?”

  “对呀!”

  “经儿原是你之弟子吧?”

  “是呀!”

  “经儿要与玲玲成亲吧?”

  “对呀!否则,大家来此地做什么?”

  “玲玲是我的孙女吧?”

  “废话!”

  “我的孙女是你的义女婿之,我是不是比你大一辈?”

  “哇!这…这…”徐莲笑道:“听说,武林中有不少人“各各的”并未按辈论尊。”

  老妖道乐道:“对!葛长老,咱们各各的,他们年青人去玩他们的,咱们仍然是同辈,呵呵!”

  葛天霖呵呵笑道:“好吧!不过,你得把你所炼妥的“蟠果丸”赠一瓶给玲玲,否则,咱们还有得比哩!”

  “好啦!我原本就要给她啦!她后所生之子女就是我的义孙子,我怎可不疼他们及照顾他们呢?”

  葛玲玲当场羞得拾不起头来。

  众人立即会心一笑。

  老妖道果真自包袱中取出瓷瓶,他各赠给沙珊五女一瓶,然后再将剩下的八瓶吩咐徐莲收存运用。

  徐莲当众受此重视,不由眉开眼笑。

  老妖道道:“翠莲!竹莲!我去见过神尼,她托我带来这五瓶药给你们五人补补身子!”说着,他又各赠一女一个小瓷瓶。

  老妖道又道:“神尼说她不会来看你们,希望你们后抱子回去瞧瞧她,对了!她还说竹林开花啦!”

  吴翠莲惊喜的问道:“白花还是黄花?”

  “黄花!而且每株竹皆有一对对的黄花,漂亮哩!神尼说是吉兆!而且可能会应在你们的身上。”

  吴翠莲想起自己与妹妹可能分娩双子,不由一阵差赧!

  老妖道望着南海双莲之大肚子,道:“神尼研判你们可能皆会添生两位贵子,我瞧不懂啦!”

  说着,他便望向徐莲。

  徐莲含笑点头道:“甚有可能!”

  “呐呵!太好啦!你自己呢?”

  他如此有口无心的发问,众人不由一怔!

  徐莲大方的含笑道;“可能又是双子!”

  “天呀!你们三人皆生二子,我一下子就有六个孙子啦!珊儿,你呢?你是不是也要替我添二个孙子呢?”

  沙珊道:“我也不知道呀!”

  葛天霖之媳连芬含笑上前道:“我来瞧瞧!”

  说着,她的指尖已搭上沙珊的右腕脉。

  不久,连芬含笑道:“恭喜!添丁!”

  老妖道问道:“几个?”

  “一个!而且健康哩!”

  “呵呵!太好啦!门皆是壮丁!妙哉!”他立即呵呵连笑!

  申经亦跟着含笑不语!

  徐莲含笑朝葛天霖间道:“亲家公对明之拜堂,有否高见?”

  “没有!全凭你们安排!”

  “我们四姐妹皆未曾拜过堂,如今又有喜,不便补行拜堂,明之拜堂可否以宴客作为替代呢?”

  “可!可以!”

  老妖道忙道:“对啦!咱们皆不是平凡之人,何必来那些俗套呢?大家吃一餐,就把他们送做堆吧!”

  众人便含笑点头。

  老妖道又道:“各派掌门人为何尚未到达呢?”

  徐莲怔道:“义父通知他们啦?”

  “是呀!大家顺便聚一聚,也可以了解天下大势呀!”

  “他们将会来多少人?我们须预先准备喜席哩!”

  葛天霖道:“各派掌门人及长老皆会前来枕贺,不妨准备五桌素席及四桌荤席!”

  徐莲点频道:“总管,明添五桌素席及四桌荤席。”

  总管立即应是离去。

  葛天霖问道:“听说辽东东海派己经解散及迁居此地,而且是受你们的感化而自动来此?”

  徐莲点头道:“他们担心各派会对他们不利,所以前来表明心意及要求住在此地,我们就向意他们啦!”

  “你们此举可谓功德不小,因为那批人天生好武及彪悍,随时会受别人的挑拨利用而踏入歧途!”

  “我们亦担心此事而同意收容他们。”

  “真伟大!玲玲,你可得多学习!”

  葛玲玲立即点头应是。

  徐莲道:“玲妹,我们去瞧瞧新房,顺便安置行李吧!”

  葛玲玲母女便与她们四人一起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徐莲已邀众人入厅用膳。

  申初时分,各派掌门人及长老在海心师大及和风道长率领之下欣然前往,徐莲诸人亦欣然出

  双方客套及祝贺一番,方始入内就座。

  老妖道迫不及待的道:“华山、崆峒及罗浮三派又活了吧?”

  三派掌门人立即应是及致谢。

  老妖道问这:“化子们呢?”

  丐帮帮主点头道:“打断手臂更加勇!各地分舵不但已经重建,而且计有三千八百余人加入敝帮哩!”

  “呵呵!恭喜!恭喜!”

  武当掌门和风这长含笑道:“金虎盟一垮!四海清平,各地之黑道分子皆已经敛迹,可谓天下太平矣!”

  老妖道乐道:“咱们这些老骨头可以清闲啦!”

  葛天霖道:“可能吗?你不是要照顾孙子吗?”

  “是呀!这些小家伙乖!好玩哩!你瞧瞧小龙及小虎,他们至今根本没有哭闹过一次,对不对?”

  “这对孩子实在令人疼爱,后必定不凡!”

  “是的!”

  倏听和风道长问道:“可否赐知申施主之身世?”

  老妖道瞄了申经一眼,便低头不语!

  和风道长低声道:“贫道之所以会提出此事,完全是因为大内有一位大臣赴敝帮查访昔年一件失婴案。”

  老妖道摇头道:“别说啦!”

  “那泣大臣交给贫道此物!”

  说着,他己通出一个鼻烟壶。

  众人立即认出它正是老妖道昔年行走江湖之标志,于是,大家立即好奇的望向老妖。

  老老妖道考虑良久,又望向申经,然后又低头不语。

  徐莲含笑道:“经哥,去玩鼓吧!”

  申经立即欣然离去。

  老妖道肃容道:“十九年前,我在开封救了一位少妇,她托我照顾她的稚儿,却拿走我的鼻烟壶作为纪念。”

  和风道长低声道:“那稚儿名叫海波吧?”

  “正是!她为何又在找他?”

  “那稚儿之生父如今已经坐上龙椅,那少妇亦扶正为西宫娘娘,不过,她要求勿让那稚儿与大内扯上关系。”

  老妖道松口气,叫道:“早说嘛!吓死我啦!”

  众人不由为之莞尔!

  --全书完--  wwW.aiHexs.Com
上一章   飙哥   下一章 ( 没有了 )
烈剑情焰马上游龙剑葩武王血海飞龙大姐头出马奶 霸天雷地火棒哥出马香菇连环炮
爱河小说网提供《飙哥》的免费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飙哥》免费章节第十八章偃旗息鼓天下平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飙哥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爱河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