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河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烈剑情焰免费章节
爱河小说网
爱河小说网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重生小说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袜尤物 推母之道 人间正道 侉下之物 绽放之花 总裁母亲 美滟后宮 乱情人生 静如艳史 少年猎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河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烈剑情焰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52  时间:2019/11/25  字数:16639 
上一章   第十八章 邪不胜正永不变    下一章 ( 没有了 )
  风和丽,百草谷谷主率金添的六子一女在城外的草原欣赏游客驰骋,小家伙们乐得连连拍手,百草谷谷主亦笑呵呵。

  倏见远方有五人施展轻功,他不由冷视着。

  不久,他暗道。“流星步,颜川的弟子乎?”

  他便仔细瞧着为首之人。

  立见一名老者率先掠去,百草谷谷主暗骇道:“颜川,是他?他为何出关?”他便仍难沈默默思忖着。

  不久,他已经率诸小搭车离去。

  他送诸小返府,使人巡抚府会见金添。

  “吾方才瞧见颇川率四人施展轻功掠往西方,颜川一向隐居于福州,他不会无缘于故的出关。”

  金添道:“我早想拜访包元帅,我顺便瞧瞧吧!”

  “好,颜川的剑术高明,直主动进攻。”

  “好”

  不久,金添吩咐妥师爷,立即离去。

  他施莱轻功不到盏茶时间,便发现一名老者率四人掠向西方,他一见他们掠速甚快,便研判是颜川五人。

  于是,他便放缓速度掠于三里余后方。

  午后时分,他已目睹他们进入酒泉酒楼。

  他正跟去,立见二人道:“参见巡抚大人。”

  金添含笑道:“免礼。”

  他料不到会在此时被人认出身分,他只好绕出城。

  不久,他戴妥面具,再度入城。

  他一人酒泉酒楼,便见老者和七人同桌共膳;附近六桌之人亦默默用膳,他便坐上右角落座没点妥酒菜。

  不久,他听见老者低声道:“出去联络一下。”

  立见一名中年人离去。

  金添便缓缓的用膳。

  良久之后,中年人一返座,便低声道:“到齐。”

  老者点头道:“按计行事。”

  “是。”

  不久,那名中年人已带走二十人。

  老者便向左侧中年人道:“别远离。”

  “是。”

  不久,老者便入达上房。

  那批人结过帐,立即离去。

  不久,包九结过帐,便订妥房间。

  他一人上房,便凝功默听。

  不久,他已听见轻细悠长的吐呐声音,他不由忖道:“爷爷料得不错,此人便是颜川,他的修为不错哩!”

  他便服丹行劝。

  黄昏时分,金添乍听一人行人后院,他由轻细步声明来人是江湖人物,此人必然见颜川,于是他便准备窃听。

  不久,立听低声道:“狗帅已允应战!”

  “很好,膳后即启程。”

  “是”

  立听二人朝前行去。

  这回,金添不便再入厅,他便留下一锭白银由后门离去。

  不久,他已在右前方之天湖楼凭窗用膳。

  他边取用酒菜边注视酒泉酒楼之人员进出。

  半个时辰之后;八名中年人已经离去。

  接着,十二名青年也离去。

  不久,颜川已跟一名中年人离去。

  金添便结帐下楼。

  不久,地已经跟着出城。

  此时的包九正在行功。

  他在一个时辰前接获一张战帖,帖中约他于今夜亥时在从月餐前一决生死,署名者自称是福州颜川。

  包九豪气万丈的立即答应赴战。

  他便服丹行功备战着。

  包九掌帅以来,不但天天率军士晨跑,更服丹行功勤练掌酒;他自信已经恢复九成功力,所以他信心十足的应战。

  酉未时分,他吩咐妥亲人,便单独离去。

  亥前时分,他剥身吐气,便从客行去。

  不久,他已停在六丈外。

  立见两侧人员迅速掠来围住四周。

  包九傲然道:“谁下战书?”

  一声冷哼之后;颜川已由谷中探出。

  刷一声,他已落在九身前丈余处。

  包九不由暗凛此人之修为。

  颜川况声道:“汝便是石宏?”

  “正是,汝自福州至此送死!”

  “嘿嘿,吾受托替吾道人员复仇,汝若想落个全尸,就自行了断,否则,吾将汝碎尸万段及血洗汝之亲人!”

  包九不屑笑道:“本帅昔年敢横扫绿林,岂会在乎汝这个糟老头,识相些,夹紧尾巴返福州安享天年吧!”

  “臭小子!上!”

  立见三名中年人扬剑疾掠而去。

  包九立即朝左侧之人连努三掌。

  对方挥剑闪,却在爆响之中,吐血飞去。

  另外二人怒吼一声:“狗帅!”立即扔剑砍向包九。

  包九闪身出招,便是一阵疾劈。

  爆响之中,一名中年人已吐血飞出。

  立见三名中年人疾扑砍向包九。

  包九仍然全力闪身劈掌着。

  不久,四名中年人便吐血飞出。

  立即有八名青年人喊杀冲来。

  包九吼句杀,便连连疾劈。

  爆响声迅和惨叫声响着。

  八个身子似死狗般落地,便未再抖动一下。

  颜川便趁隙疾攻出三剑。

  他经过方才之观察,已经看出包九的主要招式,他此时趁隙疾攻,当场便封住包九的招式。

  包九见状,戾再涌。

  他彪悍的吼杀及全力疾劈着。

  掌力旋,颜川的剑招便屡被震散。

  不过,他仍然从容出招。

  两人便飘闪攻个不停。

  金添自从跟到现场之后,便退到十里外之土堆后方服丹行功,双方一开战,金添便悄悄的近现场。

  如今,他已在人群后方观战。

  时值黑夜,剩下的二百余人又专注于战局,根本不知多了一位超级煞星。

  半个时辰之后,包九闷哼一声,左大臂已经挂彩。

  众人不由一阵欢呼。颜川便加紧进攻。

  包九首次萌生怯意啦!

  人便是如此奇怪,昔日的包九只是一介武夫,所以他为求成名全力的冲刺,他当时只恢复六成功力,却锐不可挡。

  如今,他已恢愎九成功力,却因为声望尊荣及家庭幸福美满,牵挂及恋战,反而使他的锐气大打折扣。

  如今一挂彩,对方又猛攻,他立生怯意。

  他虽努力闪躲及劈招,却已更落下风。

  那群人更加的呐喊助威。

  金添见状,倏地扬掌疾劈。

  六十人迅即由欢呼声转为惨叫声。

  他们吐血一飞出,便撞向包九二人。

  包九急忙趁机后退。

  颜川的攻势中断,便恨恨的闪身追来。

  金添却趁机又劈来四十余人。

  这些尸体便似飞弹般砸向颜川二人。

  包九便趁机退。

  金添喝句杀,便向颜川。

  颜川立即怒吼的挥剑攻来。

  金添一落地使健功疾劈出“万籁俱寂”颜川立见身隽前的气流一室,他心知遇上顶尖高手,立即刹身及闪向左侧。

  远方的十九人立即惨叫飞出。

  颜川立被余劲刮破右袖。、他正在暗骇,金派已哭出二掌。

  颜川刚落地,根本无法闪开,于是他吼句杀,便左掌右剑的攻山,立见嚷嚷连响及轰一声爆响。

  颜川惨叫一声,便飞向夜空。

  鲜血立即和断剑飞浅而出。

  他又惨叫半声,整个身子已经四分五裂。

  其余的八十人骇得全身发抖。

  立即有二十人下跪叩头求饶。

  正在裹伤的包九也瞧得大骇的忖道:“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吾当真夜郎自大呀1惭愧之至!”

  金添毫不停顿的展开追杀着。

  那批人哭爹喊娘的散逃着。

  包九立即在另一侧追杀着。

  不出盏茶时间,那批人已全部入地府报到。

  金添吐口长气,使摘下面具。

  包九掠前道:“谢谢大人赐援。”

  “客气矣!”

  “大人怎知此事?”

  “家祖上午巧见颜川,将通知我来支援。”

  “原来如此,感激之至。”

  “不敢当,料不到尚有余孽哩!”

  “是呀!当真大意不得。”

  “是的,元帅歇息吧!”

  “请入帅府稍歇?”

  “改天吧!我必须先返府。”

  “恭送。”

  “不敢当,告辞。”

  金添一转身,便已掠出近百丈。

  包九忖道:“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呀!”

  他摇头一叹,便缓缓步向帅府。

  经过此役,他的戾全失,他更沉潜的练武。

  十天之后,他携礼人兰州府向全添申谢。

  双方叙一阵子,便搭车逗着。

  入夜之后,包九方始离失。

  当天晚上,金添抚岳涵体道:“妹该有喜讯了吧!”

  岳涵含笑摇头道:。

  “我和玉姐已经服丹绝嗣。”

  “啊!会不会伤身?”

  “爷爷乃是再世神农呀!”

  “原来如此,太好啦!”

  二人便搂吻爱抚着。

  不久,岳涵翻身上马,便套顶连连。

  人的波逗得金添抚连连。

  她更舒畅的快活着。

  不久,她似妇般畅玩各种花招。

  金添最中意此刻,便大刀阔斧的冲刺着。

  炮声隆隆。榻动神驰。

  二人贪婪的畅玩着。

  良久之后,她汗出如浆的呻着。

  金添便加速冲刺着。

  她不住舒畅的溢泪不止。

  她的十指尖已掐入他的臂

  他一见她如此舒畅,不由充征服快

  他又冲一阵子,方始注入甘泉。

  她颤呼句哥,便乏力的摊直四肢。

  “妹今夜似乎甚悦?”

  “嗯!美死啦!”

  不久,她已悠悠的入眠。

  金添见状,便愉快的入眠。

  三月划长,马驰向香,数十万人分别在兰州城外三百个牧场附近的草原驰马及烤,好一幅国泰民安景象。

  金添正在巡抚府内批阅公文,倏见一名骑土匆匆在府前下马,便上前取出一块金牌道:“吾乃大内侍卫,急见金大人。”

  军上忙道:金添一瞥之下,便主动出来。

  立见对方快步上前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您是…”

  “在下树忠护驾出巡,皇上将在一个时辰之内莅驾。”

  “啊!谢谢,我准备驾。”

  “在下即刻回报,告辞。”

  “请”

  那人立即行礼离去。

  金添稍忖,便下达命令。

  衙内人员立即开始忙碌着。

  闲置近二十年的行馆亦由大批人员加强整理着。

  不久,城内之三吏一会合,金添便吩咐着。

  半个时辰之后,金添已率二使在城门前等候。

  军士及衙役亦清妥道路及在各路口立着。

  良久之后,立见六名骑土护送一部马车驰来,金添不由一怔,因为他以为会有大批人军浩浩随行呀!

  他立即整装道:“来啦!”

  不久,马车一驰近,金添便率众下跪驾。

  坐在车辕的赵汉掠前。

  立听车内传出:“爱卿平身。”

  “遵旨。”

  赵汉低声道:“入府再奏。”

  “是!”金添便率二吏上车开道。

  沿途之军士及衙役纷纷跪跪送着。

  沿途之干净路面及店面民宅,令是上嘉许的连连点头。

  不久,金添已随侍皇上进入巡抚府。

  皇上瞧着沿途的行役及环境,龙心更悦。

  不久,皇上一入座,便含笑道:“朕久见卿矣!”

  金添下跪道:“惶恐之至。”

  皇上含笑道:“好人品,文武全才,很好。”

  一顿,皇上道:“朕闻爱卿每月自费赏各行且持续自费进行各项建设,致使兰州空前繁荣。可有此情?”“确有此情。不过,微臣之财多取自上地,宜回报万民。”

  皇上点头道:“文武百官若皆似卿,吾朝必再中兴。”

  “后奏皇上,本朝已再现中兴,因为,每皆有二十余万人自中原来此驰马,足见国泰民安,民生乐利也。”

  “哈哈,当真?”

  “是上随时可出城目睹。”

  “很好,赵卿!”

  赵汉便离席送来一个红包。

  金添叩谢皇恩之后,方始接下红包。

  皇上又嘉勉一阵子,便由金添及赵汉陪往行馆。

  不久,皇上已在行馆稍歇。

  赵汉送金添出厅,便低声道:“皇上此次出宫便先来兰州,足见皇上对法之肯定,好好的替皇上嘉惠兰州吧!”

  “是。”

  “皇上近将巡边关,汝届时同行吧!”

  “最,皇上之进食如何安排?”

  “由传卫费心吧!”

  “是。”

  “明安排皇上瞧牧场及金矿吧!”

  “是。”

  不久,金添已经行礼离去。

  他一返府,便见红包内有一张六百万两金票,不由一喜。

  他立即返府道出此事。

  诸女一听皇上驾临赐金,不由大喜。

  翌上午,金添陪皇上来到牧场。果见大批百姓愉的在草原驰马。另有大批人则在品茗依序等候驰马。

  皇上瞧一阵子,便进入牧场。

  皇上内外瞧一遍,方始离去。

  这个上午,皇上一共走过六个牧场。

  百姓之愉使皇上一直漾笑容。

  午后时分,皇上便指定人一家酒楼用膳。

  金添便和赵汉传膳。

  立见酒客们纷纷向金添行礼请安。

  金添便含笑招呼着。

  皇上由今早便沿途瞧见百姓向金添请安,他如今一见酒家也在请安,池更相信金添之卓著政绩啦!

  皇上便欣然用膳。

  膳后,皇上便指定人金矿。

  半个时辰之后,金添二人小心的陪皇上深入地坑。

  立见矿工们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各位辛苦啦!”

  “不敢当。”

  皇上问道:“汝等深入地坑,怕不怕?”

  “不怕,大人一直注意此事,沿途皆有木柱顶着。”

  “汝每工作多久?”

  “半天。”

  “工钱多少?”

  “每月一两,逢年过节另有赏。”

  皇上又问道:“汝似甚满意这种工作?”

  “是的,大人不但加倍赏工资,更定期送草药供我们保身,而且还义务借钱供我们搭屋改善生活哩!”

  “采煤的工人也是如此吗?”

  “是的,大人一向一视同仁。”

  “很好。”

  “大人还办学堂,不但角:费教孩童识字,更供应午餐及点心,使大人们可以放心的工作,大人真是好官。”

  “很好,此地可有劫匪或窃贼?”

  “没有,听说各衙之牢房都没有犯人哩!”

  金添便含笑点头。

  皇上欣慰的点头。

  他拿起一石,便询问着。

  那名工人便叙述辨识金砂及碎石取金之经过。

  皇上不由大喜。

  皇上又鼓励一阵子,方始离去。

  不久,皇上一出坑,忍不住吐口长气。

  金添道:“地坑较沉闷,所以工人轮工作,每月更服药保身。”

  皇上含笑道:“爱卿视民如子,深获民心。”

  “微臣奉旨行事,该全力以赴。”

  “很好,瞧瞧炼金吧!”

  “遵旨。”

  三人便搭车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已在府中瞧大批人以锤碎石取金。

  接着,他们入房瞧炼金。

  然后,皇上瞧着人群排队买金条。

  皇上忍不住向三人探听为何买金?

  皇上先后获得“纪念”及“保值”答案。

  百姓如此富裕,皇上不由大感欣慰。

  良久之后,皇上方始返行馆歇息。

  翌上午,皇上便指示巡视民宅,金添及赵汉便陪皇上直接赴贫民之新宅巡视,皇上便逐户访问着。

  皇上便一再的听见百姓赞美金添。

  皇上欣慰之下,更直接入厨房掀米盖瞧桌面。

  皇上获得安康之答案啦!

  当天中午,皇上胃口大开的用膳。

  膳后,皇上便在大街小巷巡视,各酒楼之爆已令皇上欣喜。,他又逛一个多时辰,方始返行馆歇息。

  翌上午,六位传卫和金添跨骑护送上前往边关。

  由于皇上先有指示,侍卫便不敢报讯。

  当天下午未中时分,皇上一入边关,便听见喊杀声,赵汉立即道:“启秦皇上,包元帅每军。”

  “瞧!”

  “遵旨。”

  他们便直接出城。

  守城军士乍见金添,立即行礼。

  “免礼,辛苦啦!”

  出城不久,他们便被二名军士阻挡。

  金添上前一吩咐,军士便行礼让道。

  不久,他们已停在远方,皇上更站在车辕观战。

  立见包九立在帅台督战,二军井然有序的攻守着。

  旗手及鼓手更依序指挥。

  赵汉便向皇上解说着。

  不久,皇上一看懂,便津津有味的瞧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号音倏扬,二军立且即停战。

  号音再扬,二军便奔向帅台前集合。

  赵汉道:“二军战迄今,尚有如此脚力,足见平练之效。”

  皇上嘉许的点头道:“赐金三百万。”

  “遵旨。”

  赵汉便取出银票装入红包中。

  立听喝声道:“恭聆训示!”

  包九喝道:“众将士今表现良好,足证事在人为!步战训至此暂告一个段落,各赏加菜金三万两!”

  “谢谢元帅!”

  包九喝道:“此六万两乃是兰州金巡抚所赠,自明起,分批休假七,严滋事,违者重惩!解散!”

  “谢谢元帅!”

  众将士立即行礼。

  包九答过礼,便掠下帅台上车。

  不久,他一驰来。金添立即传音道:“皇上圣驾!”

  包九听得神色一变,忙喝道:“停车。”

  车夫立即勒停马车。

  包九凝神一瞧,果见金添及赵汉陪一名威仪中年人站在车上,他立即明白金添方才出声告讯。

  他立即站上辛辣振功喝道:“众将土,面向吾肃立!”

  正在解散之将士立即向左转,立即诧异的立。

  金添二人立即避的下车。

  皇上便含笑而立。

  包么再度喝道:“全体肃立!”

  说着,他已经掠去。

  叭一声,他在皇则下跪叩头喝道:“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将土乍闻此声。立即趴跪跟着呐喊着。

  声震原野,皇上听得不由慷慨昂。

  皇上点头道:“平身。”

  “遵旨!恭聆圣谕!”

  “爱帅不负朕托,众将土勤训练!赐赏!”

  “叩谢是恩。”

  “平身。”

  包九便起身收下红包。

  赵汉道:“启奏皇上,请赐训将士们。”

  皇上立即点头入座。

  赵汉转身一使眼色,包九立即掠去。

  众将士见状,立即自动列队。

  包九掠到队伍前,立即边走边巡视着。

  不久,他已经立于队伍前。

  不久,皇上已经步上帅台,他便先扫观众将士。

  接着,皇上喝道:“朕虽然只督训半个时辰,却已发现各位平训练之成果,朕甚感欣慰。”

  一顿,皇上又喝道:“包元帅原本是中原除恶大英豪,朕召包元帅人朝,包元帅由县令、知府历练迄今,皆以爱民严格公正着名。平时多流汗,战时少血,严格训练乃是各位的最大保障,朕正式宣布,自本月份起,另赠众将士每月三两白银。解散!”

  “叩谢皇恩!”

  “平身。”

  皇上便愉快的步下帅台。

  不久,包九已陪皇上诸人离去。

  众将士不由大喜,因为玉门关至少已有五十年未曾获皇上圣驾,何况皇—上既肯定又赐赏呢!

  士气为之高昂。

  黄昏时分,皇上一入帅府,便欣然入座。

  包九便简报现况以及军情形。

  皇上听得频频含笑点头。

  不久,皇上已先人房沐浴。

  包九向金添道:“谢谢大人赐讯。”

  金添含笑道:“小事,元帅令人敬佩。”

  “不敢当,吾先去安排晚膳吧!”

  “请。”

  包九便含笑离去。

  包九便在帅府四周逛着及巡视着。

  半个时辰之后,皇上已和包九三人共膳着。

  膳后,皇上便人内歇息。

  包九及金添则人酒楼品酒叙着。

  翌上午,赵汉一吩咐,银庄便送来现银。

  不出半个时辰,休假之将士已经先行各领走三两白银。

  是上则率包九及金添巡视各军营。

  当天中午,赵汉便安排皇上三人共膳,立见皇上道:“部分寝具、军服及军械,已有损坏之情况,速配补!”

  “遵旨。”

  膳后,皇上便返房歇息。

  一个时辰之后,皇上已出关注视弓箭手及骑军练情形,赵汉在旁解说不久,皇上便已经明白。

  皇上欣慰的点头啦!

  不过,其余的边关可就惨啦!因为皇上后巡视各边关时,便以玉门关为标准,各边帅皆被斥责一番。

  各将士更被得人仰马翻哩!

  皇上在玉门关巡视七天之后,方始满意的离去。

  他又在兰州停留二天,方始人中原巡视。

  金添不由松口气。

  他立即巡视各行转达皇上之旨谕及各再赏一万两。

  这天上午,赵汉在西安代雇之师父们一抵达兰州巡抚府,金添便率他们到各古迹吩咐着。

  不出二,师父已率将近万人整修古迹。

  贺樱则又安置三干余名外地青年采银及采铁。

  因为,市场需求迄今仍在增加呀!

  这一夜,包九步入毕凤的房间,她立即送上一个瓷瓶道:“哥,爷爷配妥此瓶灵丹,您好好的服用吧!”

  “太好啦!孩子歇息啦?”

  “是的,他们已在识字,聪明的。”

  “很好,你多费心些。”

  “好,凡弟之亲事已经说妥,十一月底成亲。”

  “太好啦!爷爷可以宽心啦!”

  华风含笑道:“是的,凡弟蒙哥栽培,才有这房好亲事,谢谢哥。”

  “小意思,缘份啦!”’“是的。”

  二人互祝一笑,便互搂而吻。

  衣衫便迅速的滑落一地。

  不久,他转抚双道:“它们更人啦!”

  “它们专属哥。”

  包九便来回及轻抚着。

  没多久,毕凤已经亢奋的扭动体不已。

  早已经透一大块被褥。

  包九一见灾情如此严重,便开始效法“大禹治水”

  那知,毕凤亢奋的山洪爆发般扭顶连连。

  更和香汗溢个不停。

  隆隆炮声更是响个不停。

  合之中,她助兴的呻叫好着。

  包九因而更乐的冲刺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愉的收兵。

  二人情话绵绵的温存着。

  此时响庞翠玉又哭又叫的颤抖不已,因为金添把她侍候的飘飘仙,她歇斯底里的表达着。

  金添见状,不由大乐。

  他又冲刺良久,方始愉快的收兵。

  她却似一团泥船瘫软着。

  “好添哥,好人喔!”

  金添便含笑把玩着水

  这一夜,庞翠玉一觉到天亮啦!

  她整天皆笑咪咪啦!

  岳涵乃是过来人,不由也春风面。

  当晚天上,她们好好的补身一番。

  “八方英豪会兰州,龙腾虎跃展神通”经由曹门主及祝帮主安排及联络之下,兰州举行盛大的比武人会。

  此项大会已经中断三十余年,且一向在华山举行,各派为获悉“松柏客”因而同意改在兰州举行。

  何况,大家上想见识兰州之繁荣。

  身为地主的金添早已在草原搭妥比武高台,台之四周更摆妥长椅,足可供三万人见识台上之比武情形。

  此外,金添更已经事先安排妥食宿。

  九九重,各派人员已经聚集台前,立见包九出现,众人不由欣的向这位令他们引以为做的大元帅行礼。

  同行的金添当场被冷落。

  不过,他不在意的含笑欣赏着。

  包九除拱手答礼之外,更一一向各派掌门人行礼着。

  良久之后,众人一入座,祝帮主便宣布比武开始。

  由于黑道肆,各派多少受创,所以大家皆无问鼎之心,何况他们知道“松柏客”会到场呀!

  因此,先由各派的二代弟子签上台切磋。

  虽然如此,每人仍然全力以赴。

  群豪亦不时的替双方喝采打气。

  比武采取单循环方式,每人皆有机会和各派的人员过招,再以获胜最多的人员夺魁,可获黄金三万两。

  亚军及季军则各获二万及一万两。

  这一切全由金添暗助,面子却送给丐帮。

  百草谷谷主每率金添之子女在场观战,因为他已经自去年便开始调教他们,如今已有基础。

  小帅哥及小帅妹们不由瞧得津津有味。

  第四天下午,胜负已分,祝帮主便上台领奖。

  他领完三个红包之后,宣布道:“其余参赛人员,各获三千两。”

  意外之喜,使那批人纷纷上台申谢领赏。

  翌上午,各派掌门人签依序比武着。

  高手果真不凡,一招一式告令人叹为观止。

  不过,他们受盛名之累,皆小心的过招,所以每天只有四人分出胜负,而且双方的差距皆很小。

  金添每场皆到,他的收获最大。

  包九则瞧得蠢蠢动了。

  第五天上午。胜负终于分晓,祝帮主便将三个红包送给前三名,其余之人则也是各获一个红包。

  他们私下瞧过红包,不由大为惊喜。

  因为,冠亚季军各获赏三十万、二十万以及十万,其余之人则各获二万,这份大礼立即大大提高丐帮的地位。

  膳后,包九忍不住向机帮主及三位优胜者表达切磋之意,四人当然阿沙力的同意及安排妥场次。

  当天下午,包九便和季军比武,两人由缓而疾的拆招一个多时辰之后,包九终于以一式获胜,掌声立即如雷。

  翌上午,他便和亚军比武。

  武当派掌门人云子以九宫剑招和包九的充沛掌力折招不到一个时辰,包九便心服口服的认输啦!

  众人便又报以掌声。

  当天下午,包儿便和少林掌门人一禅大师过招,一禅大师并未施展拿手的达摩剑招,他只是施展着伏虎掌招。

  一老一少便在台上疾闪猛攻着。

  不到一个时辰,包九又心服口服的认输。

  一禅大师肃容道:“元帅败于招式不全。”

  包九怔道:“招式不全?”

  “是的,老袖以元帅的招式研判,该尚有二招。”

  包九忖道:“我该向夫人询问师父可有留下秘笈?”

  他立即拱手申谢。

  一禅大师便合什答礼。

  双方便含笑掠下台。

  祝帮主含笑道:“本届比武至此暂告结束,松柏客将于明上午在此地出现,请大家提前到场。”说着;他便抱个环揖。

  众人便欣然离去。

  祝帮主掠落包九及金添身前问道:“松柏客确定会到场吗?”

  包九含笑点头道:“百分之百。”

  “太好啦!”

  三人便联袂人城。

  翌上午,比武台四周已坐无虚席,唯独金添的座位空着,各派掌门人不由暗暗的纳闷此事。

  因为,他们想不到金添会是松柏客。

  倏听一声龙长啸,一道游影已经破空掠起,群豪刚望去,便见蓝衣人似流星般已经掠近比武台。

  刷一声,蓝衣人已经掠落比武台上。

  掌声雷动!

  喝声疾扬!

  因为,蓝衣人能在一百丈外直接掠上高台,这份修为足以证明他便是武林救星,黑道克星松柏客呀!

  群豪忍不住起身继续鼓掌着。

  这位蓝衣人当然是金添,立听他抱环揖道:“谢谢。”

  包九喝道:“有请大师、道长及神尼。”

  一禅大师三人会意韵立即掠上台。

  金添一一行礼之后,道:“请三位赐教。”

  哇!好大的口气呀!

  谁能抵挡三位顶尖掌门人之合攻呢?

  松柏客果真不愧为松柏客。

  一禅大师三人立即互相商议着。

  不久,三人依三个方位而立。

  双方互行一礼,立即出招。。担任主攻的一禅大师便握剑攻出。

  云子及慧心神尼亦联剑攻去。

  金添立即劈出天旋地转。

  回旋力道立即使一禅大师三人飘退。

  金添立即以“月无光”攻向一禅大师。

  一禅大师倏地弹出一记指力及扬剑疾攻。

  云子二人也加速侧攻。

  金添立即劈出二记“月无光”

  云子二人稍退,金添又攻一禅大师。

  双方已经由客套暖身展开猛攻。

  四道人影飘闪不已。

  金添便反复的施展“月无光”及“天族地转”

  不到半个时辰,一禅大师三人已经施展出箱绝技,金添却仍然以八成功力轮施展此二记招式。

  盏茶时间之后,他将功力提至九成,便占上风。

  祝帮主见状,便和曹门主及华山、青城二派掌门人商量着。

  他们已经决定以“四象阵”和松柏客切磋。

  又过一阵子,胜负已经更加明显。

  祝帮主四人立即掠上台及站在四个角落。

  祝帮主道:“请大侠赐教。”

  “请。”

  金添一收招,一禅大师三人立即收招飘退。

  祝帮主四人便依四象方位出招。

  金添便改以八成功力施展二招。

  五人立即疾速攻守着。

  旁观者清,一禅大师三人返座观战不久,便发现松柏客招式之严密以及他那收发自如的攻守。

  他们不由暗暗折服。

  不久,他们另邀二位掌门人组成五行阵。

  他们便迅速分配方位。

  半个时辰之后,金添以九成功力连连猛攻着。

  祝帮主四人又抵挡不久,便已现败象。

  一禅大师五人便拣上台及各依方位而立。

  不久,祝帮主道句佩服,立即收招退去。

  金添四人立即收招一礼。

  不久,一禅大师五人已经以五行陈主动进攻,金添一见压力如山,于是他立即以五成功力攻出“万籁俱寂”

  轰响之中,一禅大师五人疾速退去。

  金添忙道:“抱歉。”

  一禅大师吐口气道:“好招,佩服。”

  金添忙道:“各位前辈安好吧?”

  “无妨,谢谢大人手下留情。”

  “大人”二字,立使群豪一怔。

  祝帮主诸人恍然大悟啦!

  包九便含笑点头。

  金添摘下面具,便向众人行礼。

  他的子女立即众声喊爹。

  群豪纷纷欢呼着。

  金添便再度申谢。

  一禅师五人便依序行礼致敬。

  祝帮主及其他的掌门人便上台依序致敬着。

  群豪则一直欢呼着。

  良久之后,祝帮主道:“各位,本次大会的一切开销及奖金皆由金大人赞助,各位再度申谢吧!”

  说着,他已经拱手一礼。

  “谢谢金大人。”喝彩声立即雷动。

  金添便含笑再度申谢。

  不久,祝帮主道:“各位,金大人在今夜,于此地设素荤与大家会餐,请各位好好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是。”

  不久,金添已由群豪恭送离去。

  他带着子女陪百草谷谷主欣然离去啦!

  群豪不由亢奋的叙着。

  黄昏时分,五十桌素荤席分别列妥,群豪携伴入座之后,仍然叙上午之比武清形不已。

  不久,金添及包九和掌门人们到场。

  群豪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金添便连连拱手的含笑入座。

  众人便开始享用佳肴。

  不久,金添逐桌的招呼及叙着。

  他的俊及亲和更获人缘啦!

  众人由衷的敬佩着。

  此景和包九人工化的获得声望,更高一层也。

  这场盛会足足聚到亥初时分,方始散席。

  翌上午,群豪仍依依不舍的在城内外逛着。

  金添亦陪掌门人们欣赏炼金情形。

  包九则迫不及待的先行赶返酒泉城。

  他一会见何氏,便先行礼请安。

  他又寒喧一阵子,方始问道:“恩师可有留下武功秘笈?”

  “有,稍候。”

  包九亢奋的全身微抖。

  不久,何氏取来小册,便含笑送给包九。

  包九深深中申谢,忍不住到思师坟前叩拜。

  不久,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返回帅府。

  他便先行向副帅询问公务。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返府研阅秘笈。

  他果然发现尚有二招更具威力的掌法。

  于是,他每天空勤练着。

  他决心在十年后的武林大会击败各派掌门人啦!

  此时的金添正愉快的轻吻岳涵的体,她那体因为保养有术而更加的成,庞翠玉根本不能比。

  金添虽对二女一视同仁,私下却深爱着岳涵。

  因为,她既美又体贴,不似庞翠玉之直来直往呀!

  岳涵被逗一阵子,便亢奋的扭动胭体。

  不久,她趴在他的间品箫着。

  这种酥酸妙趣不由使金添低唔一声。

  岳涵便轻咬不已。

  金添得眉开眼笑啦!

  良久之后,岳涵方始仰躺启关宾。

  金添立即破关而入。

  他边顶边附耳道:“好涵妹,妙哉!”

  岳涵满意的轻吻着他的左颊。

  金添便横千军般冲刺着。

  不久,岳涵也放战着。

  她似妇般还手着。

  她似娃般旋顶不已。

  金添又进一步尝到妙趣啦!

  不久,岳涵翻身上马道:“哥歌会吧!”

  说着,她已顶不已。

  那对钟便又幻出人的

  金添便把玩不已。

  不久,两人由榻上玩到榻前。

  隔山打牛及老汉推车纷纷上阵。

  良久之后,他们由榻前玩到房中。

  金添抱着她边走边顶着。

  她扳肩勾腿耸顶不已。

  两人尽情的玩着。

  又过半个时辰,岳涵颤抖道:“哥真神勇!”

  “包你!”

  “好哥哥。”

  二人便再返榻上畅玩。

  她放之至的合着。

  她发狂般顶着。

  金添顿似置身于惊涛骇之中。

  他以大无畏的精神风破着。

  他以充沛的体力轰个不停。

  “唔!好哥哥!妙!妙呀!”

  她抖之下,再也摇不了啦!

  她香汗淋漓的着。

  她呢声莺语的呻着。

  她的态已变成媚态,金添不但瞧得心,更充君临天下的征服足快

  他继续冲刺连连。

  终于,她呻求饶着。

  金添又冲不久,便注入甘泉。

  “好哥哥,帅也!”

  “好妹妹,你真美!”二人便互相倾诉情衷。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带着醉人的足笑容进入梦乡。

  ——全书完——  wWW.aIHExs.Com
上一章   烈剑情焰   下一章 ( 没有了 )
马上游龙剑葩武王血海飞龙大姐头出马奶 霸天雷地火棒哥出马香菇连环炮妙手天尊
爱河小说网提供《烈剑情焰》的免费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烈剑情焰》免费章节第十八章不胜正永不变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烈剑情焰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爱河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