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河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奶 霸免费章节
爱河小说网
爱河小说网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重生小说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袜尤物 推母之道 人间正道 侉下之物 绽放之花 总裁母亲 美滟后宮 乱情人生 静如艳史 少年猎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河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奶 霸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46  时间:2019/11/25  字数:13168 
上一章   第十八章 美女圈中是奶霸    下一章 ( 没有了 )
  接连半个月,加入筑堤工作之人已经突破十万,其中增加二万名合肥工人及三万名各派的江湖人物。尤其少林和尚及峨媚、恒山女尼赶来协助,更令人感动。

  这三万余名江湖入物至少抵得过三十万个工人,所以,河堤之奠基工作早巳完成。目前正在筑堤。

  上千部马车和五百余部推车来回运送土石,众人在行家指点之下,一寸寸的增高及增厚着堤防。

  各派高手为了赶工,更是夜轮着。

  十二月二十四,长达十二里的河堤全部竣工,由于适逢祭神,众人便备牲礼祭拜,场面之热烈堪称空前。

  黄昏时分,众人依荤素坐在堤旁聚共膳着。童智陪岳父们更是一处处的敬酒致谢。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一返座,倏见一名青年举杯来到童智的面前道:“大英豪!大善人,敬你一杯!”童智一接触对方的双眼,立时忖道;“好的眼光!”

  他立即含笑道:“谢谢!干!”“干!”二人干杯之后,童智问道:“兄台尊姓大名?”“无名小卒,不提也罢!”

  “客气矣!在下觉得咱们该的。”

  “是吗?不打扰啦!”说着,他立即转身。童智心中一动,口道:“怜姐!”青年震了一下,止步回头道:“公子在唤在下吗?”

  童智掠前道:“怜姐,是你吗?”

  “是吗?”“不错!便是你!你别走!”

  说着,他立即搂着她。“弟!别如此!众人皆在看哩!”“不!你有恩于我太多,你得留下!”

  “我…我…”“姐!我求你,好吗?”

  说着,他一松,便下跪。“别如此!男儿膝下有黄金!”“姐答应啦?”“嗯!”“太好啦!各位!各位!她便是我的义姐连怜!”众人不由一怔!

  因为,连怜独占水湫泷二十年,众人皆不敢去惹她,更相信她不会出现江湖,想不到她会在此地出现。

  连怜摘帽及卸面具,便现出飘飘长发及秀丽的脸孔,胡老千呵呵笑道:“姑娘!咱们那笔帐可以勾销了吧?”

  “嗯!先前若有得罪各位之处,请海函!”

  说着,她立即向四周作个环揖。众人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童智立即邀她共坐及欣然用膳。膳后,童智迫不及待的带她返庄见娇们。

  胡佩秀行礼道:“姐!小妹以前冒犯你,海涵!”“一笔勾消啦!”“太好啦!”

  神箫仙子诸女立即纷份行礼问好。连怜亦大方的还礼招呼着。

  不久,她一一抱过四个婴儿及各赠送一面金锁片。

  童智喜道:“怜姐怎会来此?”

  “我上次离开之后,返山不久,便又出来,这些时之中,我一直在观察你,更暗中加入工作的行列。”小弟大疏忽了!”“你一人面对众人,怎会注意到我呢?”

  胡佩秀道:“怜姐,你别回去了,住下来!”“我…考虑一下!”

  童智急忙下跪道:“怜姐,留下来吧!”诸女立即跪求着。“起来,起来!我留下来,也帮不了什么呀?”

  白蛲枝道;“若非怜姐赐功且赐技,智哥岂有今呢?你该留下来让我们尽些心力及指点我们呀!”

  “我…我…”童智道:“伶姐!我们已有肌肤之亲,嫁给我吧!”“我…”

  倏听婴啼,连怜只好点头道:“好吧!你们快起来!”众人立即欣然起身。连怜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童智即道:“一百个条件,我也依你!”

  “我要为连家留个后代。”“行!行!十个也可以,”胡佩秀啐道:“胡说!你要累死怜姐呀!”众人立即微一笑。童智脸红的道:“由怜姐作主啊!”连伶含笑道:“择—个姓连即可!”众人立即叙着。

  不久,诸女自动离去,童智便搂着连伶的手道:“姐!你这只手造就了我、又造了堤、你真伟大!”

  “别如此说!你更伟大我不该误会你及伤了你。”“我没有负伤,不过,当时有口难言,心疼的!”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他立即搂她道:“可见姐如何的爱我?”“的确!你走之后,我居然专心练武,终于出来找你哩!”他感动的立即吻住她。她也热情的接吻着。

  不久,两人的衣物己被“三振出局”上榻之后,她便热情奔放的扭着。健美的体立即使他兴奋的冲刺着。几度峰回路转,两人终于登上顶峰。

  “弟!你送给我…那个啦?”“对!我祝你早为连家留个后代。”

  “谢谢你!”两人再度绵着。

  自那天起,两人便夜夜宵的播种着。

  除夕夜,童智和十位娇围炉叙,众人聊了不久,童智便发现除了连怜之外,九位娇皆已经有喜。

  尤其娟娟更是已近临产。他不由乐不可支!白蛲枝道:“黑胡盟的珍宝巳经掘出及出售,一共收入四千余万两银子,加上原先之八百余万两银子,咱们可以逍遥啦!”

  连怜道:“西南地区较多贫民,不妨济助他们。”

  童智点头道:“枝妹!搬一千万两救助他们吧!”“好呀!”

  胡佩秀道:“我建议娟妹分娩满月之后,咱们去拜访每个人之亲人或故乡,顺便玩一玩。”

  童智点头道:“好点子!”诸女立即欣然同意。

  胡佩秀喜道:“我算过了,咱们姐妹之中,除了瑶姐四人是本地人之外,北方有三人南方有二人,大漠有一人,咱们该先向北

  方吧?”

  童智点头道:“娟娟满月之后,大概是三、四月,届时北方比较不冷。”诸女立即欣然同意。

  诸女虽多是侠女亦思乡,所以皆想出去走动一番,因此,她们热烈的商量,童智亦愉快的陪他们研究着。良久之后,狄秋娟入内道:“大喜事!”

  白蛲枝忙道:“娘!请坐呀!”狄秋娟入座道;“后天午时,白虎及青龙将带眷入城定居,大后天午时,贺永明等二十八人要一起拜堂及定居本城!”

  白蛲枝喜道:“这一定是外公的点子吧?”

  “是的!他老人家原本要他们功成身退的自由定居,他们却联手在城内买了十家店面要定居下来哩!”“他们有心的哩!”“是的!”

  “不过,他们怎会同时成亲呢?”

  “这是骆大人的安排,亦是外公的吩咐,他们早在半年前赴合肥择亲,这二十八位姑娘是由二千人之中颖而出哩!”

  “真的呀?外公真会疼下人哩!”“他们也出了不少的力呀!”

  “的确!他们原本有一百人,如今只剩二十八人!”“是的!你们屈时前往致贺吧!”

  “好呀!”狄秋娟立即欣然离去。童智问道;“枝姝,聊聊那一百名英勇的弟兄吧!”

  白蛲枝点头道:“他们是外公一手培植之人,这些年来,他们奉命暗中完成不少的任务,更协助你不少哩!”

  “真的呀?”

  “他们似幽灵般飘浮随时奉命出击,加上骆大人、爹、青龙和白虎明暗指挥及掩护,他们的成果胜过任何一帮哩!”

  胡佩秀怔道:“骆大人也是咱们的人呀?”

  “正是!他是外公之首徒,家父是二徒。”“什么?令尊也是外公之弟子呀?”’

  “不错!这些年来,他们由各地以各种手段取得财物供家父在此地妙地致富及助人,可谓成功的名利双收。”“高明!外公真高明!”

  “的确!就以智哥混入黑道顺利复仇,便足证外公的智慧及胆识。”

  “高明之至!不过,仍得靠智哥的毅力及胆识呀!”“当然!”

  童智笑道:“别捧我啦!我全仗大家的栽培啦!”

  连怜问道:“智弟,你为何不怕掌指力道?”童智立即叙述在白燕湖捕食闪电鳗之经过。

  “诸女听得啧啧道奇。童智干脆带她们去白燕湖畔边逛边聊着。这一天,便愉快的打发掉了。

  戌初时分,连怜依偎在童智的怀内道:“智弟,我真幸福,我原本以为我会孤死于水湫泷哩!”“岂可那么悲惨呢?”

  “我和妹子们一比,我丑多了。”“不!你更美!尤其你的身材真美,真有活力!”

  “少哄我了!”童智轻抚右道:“它够美吧?”她微微一笑,不由起酥。童智一褪衫,立即及抚着双

  “弟,你真会逗人!”“姐,我要你永远快乐!”‘嗯”

  不久,两人已经在榻上共同追求欢乐啦,深夜时分,两人呼呼的同归于尽啦!“弟,你一次比一次强哩!”

  “姐一次比一次人呀!”两人便恩爱绵着。

  乐声伴着鞭炮声中,二十八对佳人在白家庄大厅完成拜堂,身为证婚人之白鹤便笑呵呵的各送一个大红包。

  童智更是边道谢边道贺的亦各送一个大红包。不久新人和众人们共膳着。

  没多久,骆驼率子前来向白鹤敬酒道:“敬恩师!”“呵呵!这些年来,你最辛苦,该改行了吧?”

  “愚徒对此事发生兴趣,何况,魔道虽灭,各地仍待重建秩序,愚徒打算也让小犬加入此行!”

  “好!有意义的,拓儿!”骆拓立即应是。“拓儿,智儿娶了燕儿和珍儿,不啻误了你的良缘,吾已托申亲家(申正义)代择一名峨嵋高徒。你再去瞧瞧吧!”“是!”甄贤含笑起身道:“外公!可否让骆拓留下来?”“唔!你有眼光,不过,听说你似有高升呀?何况,如何安排项捕头呢?”

  “我已经辞谢升官之事,项捕头愿本是暂时向骆大人借调。”

  “唔!骆拓,你的意思呢?”“愿意!荣幸之至!”“呵呵!很好!吾计划在智儿的花园原址盖庄院,届时,你们皆可以往在一起,以方便照顾。”

  “是!”“驼兄,你为贤儿择亲之事,进行如何啦?”

  骆驼含笑道:“右相爷原本在考虑,由于智儿遍助全国贫民,右相爷已经决定将其长孙女慧珠姑娘和贤儿结亲。”

  “呵呵!很好!”甄贤怔了一下,不由脸红。甄氏颤声道:“真有此事?”

  骆驼含笑道:“右相爷将于节之后,奉旨出来瞧瞧本城及黄河灾区。届时会携慧珠姑娘来此成亲。”“感激不尽!”

  “别客气!贤儿有右相爷提拔,仕途如锦矣!”“谢谢,谢谢!”

  白鹤呵呵笑道:“右相爷将在元宵左右抵达本城,届时本城已经重建完成,本城之繁荣必可令他留下深刻印象。”

  众人立即欣然点头。骆驼道:“我已经安排右相爷为护堤题字之事,他老人家若见到这条由民间自建之护堤,一定会甚悦!”

  众人立即欣然点头。白鹤道:“凤一向困于兵灾及水灾,吾愿以有生之年克服水灾,你们后得继续执行这份大业。”“是!”骆驼举杯道:“大家—起敬敬英明,仁慈的恩师及外公!”众人立即欣然举杯。白鹤笑呵呵的立即干杯。

  二十八对新人立即欣然向众人敬酒。这一餐一直聚到入夜,方始散席。

  白鹤携童智入书房道:“吾身边尚有六、七千万两银子之财物,吾将会送给你,你得多做些有意义之事。”

  “是!”“听说你明年要陪她们返娘家?”

  “是的!”“吾会安排白虎他们三十对夫妇陪你们,他们会带你们去吾故乡,你们祭祖之后,顺便把祖宗牌位请回来。”

  “是!”“吾今生已经无憾矣,”“外公得传授你的智慧呀!”“不必吧!天下已经太平啦!”

  “要啦!拜托嘛!”“呵呵!你何时学会撒娇啦?”

  童智不由为之脸红。“呵呵!逗你的啦!有空之时,来陪吾下棋吧?”

  “是!棋如人生,外公必有明示!”“呵呵!好悟性!今后的天下是你的啦!”“谢谢外公的培植。”“要多孝顺你娘,她最辛苦啦!”

  “是!”“胡老千的补药甚佳,你得多服用,别玩虚身子。”“是!她们多已有喜,我会节制!”

  “有喜也可以玩呀!不过,得节制些。”

  “是!”“你的内功已入化境,只需持续每练一个时辰,你至少可以活逾百岁,届时儿孙堂,够你逍遥的。”

  “是!”“你已经富可敌国又有如此多人支持你,你宜把眼光放远一百年,你要好好的培植后代。”

  “是!”“少林及武当能够如此深蒂固,在于他们有制度,你宜妥善分配十女之工作,以免她们争宠或斗气。”

  “是!如何分配呢?”

  “珍儿及燕儿见过不少世面,她们负责对外,枝儿及叶儿管钱,怜儿及秀儿调教孩子,小瑶四人则照料内务。”

  “是!一你要多疼疼小瑶,因为…”他立即取出一封信。

  信中详述白天台为了发展而劫镖杀死小瑶之父甄锋之事,童智瞧得神色一变,立即严肃的点头。

  白鹤低声道:“吾暗中行贿让贤儿做官,此次又结上右相爷这门亲事,你该明白用意,更该保密。”“是!”“枝儿和叶儿也不知此事,你小心些。”

  “是!”“吾原本不让你知道,不过,吾只有此项遗憾,先吐为快矣!”“我会守密。”白鹤嘘口气,便将信碎及焚毁。

  两人又聊了一阵子,童智便直接入甄惠瑶的房中。她正在梳发,立即起身道:“智哥,有事吗?”

  “没事!我看看孩子,你没有害喜了吧?”“好多了!智哥,我此次的感觉和上次一样,可能又会生儿子哩!”“好呀!”

  “大哥能娶右相爷之孙女,真令人欣喜呀!”“是呀!大哥必会做大官!”“是的!全仗你提拔他。”“别如此说!大哥之勤政爱民,大家有目共睹呀!?

  “大哥的确是位好官哩!对了!大哥建议我们买店面,因为,有一百二十位商人害怕水灾,打算出售店面哩!”

  “河堤已经完工,他们担心什么呢?”他们要去西湖经商!”

  .“好!我们买下来,后留给孩子们吧!”“太好啦!智哥,你可知你后会有多少孩子?”

  “我怎会知道?你知道吗?”“我知道!我至少要为你生一打子女。”天呀!你别累坏了!”“不会啦!姐妹扪也决定要为你凑成百子哩!”“天呀!太可怕了!”“格格!咱们有钱,怕什么?”

  “我怕你们太累呀!”“不会啦!我们可以雇人帮忙呀!”“你们真的商量妥啦?”“是呀!尤其珍妹及燕妹这种大美人,更该多生

  些子女。”“她们愿意吗?”“愿意呀!”

  “天呀!你们谈这种事,不会脸红呀!”“才不会哩!大家都是好姐妹呀!”“真受不了!”“格格!别得了懂宜又卖乖啦!”“你们此种决定,真令我感到总外。”

  “智哥,你如此强,我们姐妹只要连生十年,你刚三十岁时,不是已经有一百个子女吗?你不必为我们担心啦!”

  “好!,我们一起努力吧!”说着,他便搂吻着她。不久,两人又开始兴风作啦!隆隆炮声中,两人尽兴的逐渐打烊啦!

  这一夜,两人便互搂入梦乡啦!

  元月九中午,娟娟顺利的分娩一子及一女,这名女娃子降世,便又白又净,众人立即争着又抱又赞美着。

  甄惠瑶低声道:“怎样?又增加二个啦?”

  童智不由哈哈一笑。

  他们接受众人道贺之后,方始欣然用膳。

  膳后,甄贤含笑前来道:“右相爷已在昨抵达省城,他将于后天中午抵达此地,智弟,他要来拜访你哩!”

  “好呀!大哥,恭喜你啦!”

  “谢谢!”甄惠瑶问道:“大哥!慧珠姑娘来了吧?”“嗯!十五午时拜堂!”“天呀!大好啦!”

  童智问道:“在何处拜堂呢?”“新居。”

  “新居新人新气象!恭喜!”、

  众人立即纷纷道贺着。甄贤便笑嘻嘻的道谢着。

  不久,已经欣然离去。

  白凤取出二个锦盒道:“智儿,右相爷来访之时,你特此二份礼送给他,以免他认为咱们太小气。”“是!小瑶,你收下吧!”

  甄惠瑶立即欣然收下锦盘。白蛲枝道:“智哥!咱们的新居已经完工,咱们何不明搬入,俾接右相爷呢?”

  “娘意下如何?”白风点头道:“好呀!反正家俱皆已备妥啦!”

  众人立即大喜!翌上午,连怜捧着刚分娩的娟娟随众人搬入新居,她们早巳分配妥房间,立即欣然各自返房。

  童智一见厅的珍宝,不由一怔!白风含笑道:“我昨夜布置的!”“谢谢娘!”立见三十名青年男女人内行礼道:“参见庄主!”

  童智喜道:“阿福!锦秀:是你们呀!!”这三十名男女乃是童智的幼时玩伴,童智以前卖菊花之时,他们更协助他,所以,童智十分的欣喜。

  那三十人亦欣然点头行礼。甄惠瑶含笑遭“智哥!娘请他们来此地帮忙哩!”

  “太好啦!大家都是老朋友,今后可以聊聊啦!”

  “智哥,先赏个见面礼吧!”小珠及玉环立即取出一叠红包。童智立即欣然赏红包。那三十名男女行礼致谢,方始离去。童智诸人立即开始内外逛着。

  不久,白蛲枝指着右侧那二座单独庄院道;“外公和胡亲家住在那儿,他们可以悠哉的品酒、下棋啦!”

  童智点头道:“吩咐下人好好侍候他们!”

  “当然!”

  他们又诳过客房,童智方始满意的道:“我这辈子未曾想到自己可以住进如此豪华,舒适之处,大好啦!”她们立即入内整理衣物。

  童智倏见胡老千及白鹤二人在白虎及白天台陪同下前来,另有十余名下人则搬物跟来,他立即欣然出

  不久,他们—入庄院,白鹤便含笑道:“天台,你规划得完!”

  “主人需否瞧瞧地道?”“不急!它可以直通贵庄吧?”

  “正是!”“留心下雨塌落之事?”“放心!沿途皆以木柱支撑好。”很好!你先去准备接待各振掌门人吧!”

  白天台立即行礼退去。童智问道:“各派掌门人来啦?”

  白鹤含笑道:“不错!他们来向你致谢呀!”“真的呀?大劳动他们啦!”“呵呵!他们颇有巴结之意,你越客气,他们会越乐。”

  “是!”“你买了一百余家店面啦?”

  “是的!那些人怕淹水而售店,我干跪留给子孙们。”

  “很好!你打算如何经营呢?”“秀妹打过包票,她已经和那些店员们谈过,五五分红。”.

  “喔!有先见的,你们提供店面和物品,他们出力,赚了钱,便对分,这是好点子,对你大有助益。”“是呀!我也不怕他们揩油,让他们去揩吧!”“呵呵!对!有度量始有福气!”他们立即叙着。

  入夜之后,童智夫妇陪白鹤及胡老千用过膳之后,他们立即坐在院中愉快的欣赏城景和聊天着。

  戌初时分,童智和连怜一返房,她立即宽衣道:“弟!我胖了哩!你瞧它们又圆又鼓的哩!”

  童智吻过二道;“爱的滋润真伟大!”“弟!我有预感,我该有喜啦!”.

  “太好啦!咱们的孩子一定又壮又美!”不错!我苦练多年所孕之子女,必然非凡!”.

  两人立即热吻着。“姐!你可以陪我吗?”“没问题!我以前的苦练不会浪费的。”

  两人立即上榻展开搏战。“姐!我离开水湫泷之后,你想过这种事吗?”“想过!别笑我,我想得渴切之至哩!”“难怪你看我加入黑道,会那么的火大。”

  “是呀!我当时好恨自己破誓下山喔!”“不!你若不下山,咱们便不会这么快的结合。”“你仍会去看我吗?”“一定会!我发过誓,我要报答你!”

  “好弟弟!”她立即情的扭体。房内立即热闹纷纷。良久之后,两人方始尽兴的爱抚着。

  “弟!你是我的恩人,太美啦!”“姐,你令我舒畅之至!”

  阳光普照,童智及白天台在县衙陪甄贤站了不久,便见一列车队驰来,不久,一群人纷纷下车。

  骆驼迅速下马,立即引介双方。

  为首之清癯官吏,正是当今朝廷之右相柯清远,他一见到童智,立即双目一亮及作揖道:“本相铭谢公子之浩德。”

  “不敢当!参见相爷!”“好人品!好人品!”

  按着,他立即望向甄贤道:“甄贤!接旨!”甄贤一下跪,除了柯清远之外,其余人全都下跪。

  柯清远自怀中取出圣旨一摊,立即念道;“奉天承运,皇上诏曰:凤县令甄贤勤政爱民,屡建佳绩,勤赐合肥知府一职。”甄贤怔了一下,方始谢旨。

  不久,他率众起身,立即接旨。柯清远含笑道;“范知府调岳府,本月底交接吧!?  .

  “是!敢问是谁接任本城县令?”“骆拓!”骆拓立即含笑行礼道:“大人多指教!”

  “喔!你…”骆驼含笑道:“相爷保荐,圣上恩准,小犬始有此种机会。”

  “太好啦!拓弟文武全才,前途无量矣!”

  “谢谢大人金刚!”

  “请移敞舍稍歇吧!”众人便行向右侧之庄院内。

  众人人厅一坐,骆驼立即道:“禀相爷,是否立即行文定之礼?”

  “好!”甄氏立即率下人送出礼品。

  柯清远之下人立即也抬入礼饰。不久,柯慧珠在双亲陪同下,羞赧的入内。双方依礼完成文定之后,便欣然就座。

  童智取出二个银盒,便分别送给柯清远及柯慧珠。

  柯清远致谢道:“本相原本向圣上推荐公子入仕,骆驼认为公子无意入仕,本相因而打消念头。”“谢谢相爷!我只求为民造福!”

  “可嘉!黎民有福矣!本相可否造访?”

  “之至!请!”“请!”不久,童智及白天台已经随轿返回庄中,白凤率群媳出,柯清远便笑呵呵的道:“好人该有如此的福气呀!”“谢谢!请!”柯清远笑呵呵的入厅,便注视柜内之珍宝。

  他上前欣赏一阵子,便颔首道:“皆是稀世珍宝!”

  倏听一声:“大人!”白鹤已经含笑行人。

  柯清远回头一瞧,不由叹了一口气。自鹤含笑道:“大人还记得千佛山下之事吗?”.

  “天呀!恩公!是你!”说着,他立即下跪,白鹤一挥手,便托起他道:“别如此!请坐!”“恩公!请!”二人立即把臂入座。

  柯清远道:“恩公!老夫已找你四十年!”“大人果真是情中人呀!”

  “老夫当年在山下遇劫盗,若非恩公搭救,岂能活到今。”

  “呵呵!举手之劳矣!谢谢大人提拔甄贤及骆拓。”

  “愿来是恩公吩咐骆驼呀?”“正是!今后尚祈大人多提拔他们。”“是!老夫乐意提拔青年才俊!”“呵呵!很好!恭喜大人!令孙女方才已经文定吧?”

  “是的!恳请恩公出席喜宴。”“好!”“太好啦!太好啦!”外孙智儿此次出些力,圣上很愉快吧!”

  “惊喜之至!有朝以来,未曾有过如此之善人!老夫愿本推荐令孙,固骆驼表示令孙无意入仕,老夫因而打消此意。”

  “外孙打算在民间行善,和入仕一样。”

  “是的,令孙秉承恩公德泽,必会荫及子子孙孙!”“呵呵!大人金口!谢啦!”“恩公何不择北上,俾容老夫报恩!”

  “心领!大人只需清吏治,造福万民即可!”

  “是!是!白鹤便邀柯清远至他的庄院内叙着。

  晌行时分,白鹤、童智及白天台搭车陪同官轿返回甄贤的庄中之后,他们便和众人一起取用喜宴及叙着。

  柯清远不但介绍白鹤,更频频执壶斟酒和敬酒。

  膳后,柯清远更是立即和白鹤返庄叙着。

  元宵节上午,以少林掌门人为首的十五个门派掌门人联袂来访,童智和胡老千出面接他们入厅。-

  新任点苍派及青城派掌门人立即以大礼致谢。

  童智还札道:“别客气!请坐!”众人便欣然聊着。

  童智问道:“天下形势巳经安定吧?”少林掌门答道:“皆已安定,贫民亦已得到安置。”

  “太好啦!今后若有需要济贫之事,请随时通知。”

  “是!施主功德无量!”峨嵋掌门人道:“据说施主有意陪诸位夫人返乡探亲,峨嵋竭诚。”“一定会去拜访。”

  各派掌门人立即纷纷邀请着。童智当然一一答应啦!

  众人叙一阵子之后,童智含笑道:“本城县令甄大人今和相爷之长孙女成亲,请各位掌门人前往观礼。”

  各位掌门人巳率人前住祝贺。

  只见每家店面皆张灯结彩的同沾喜气,庄院前之贺客更似水般,现场可谓热闹纷纷啦!

  童智诸人—到达,城民立即拥来招呼着。童智含笑致意之后,城民便自动让道。

  不久,童智已和各派掌门人坐上观礼席。午初时分,双方长辈陪着白鹪入座。鞭炮声及乐声之中,甄贤及柯慧珠依礼拜堂。

  礼成之后,鞭炮声立即大响着。

  骆驼宏声道:“本城各家店面皆备有喜席,靖!”贺客立即欣然准备大加菜啦!童智和胡老千则陪掌门人分别坐入素席及荤席。

  不久,新人一入座,众人立即用膳。

  没多久,甄贤起身举杯道:“各位长辈,谢谢你们的栽培和莅临,愚夫妇谨以这杯水酒致谢和致敬。”柯慧珠立即起身跟着干杯。

  众人亦欣然干杯。甄贤走到自鹤身前道:“谢谢外公!敬外公!”“呵呵!恭喜你啦!”全仗外公的栽培,我会做好官,造福万民。”

  “呵呵!很好,多敬敬相爷吧!”“是!”这场喜宴进行了一个多时辰,方始络束,各派掌门人道过贺,方始离去,柯清远仍然与白鹤返庄品茗叙着。

  童智又向甄氏遭过贺,方始陪娇们返庄。

  翌上午,柯清远在众人的掌声中在堤旁题下“承恩堤”三字,然后在众人恭送下率领家人启程赴淮县城。

  童智一返庄,便嘘口气道:“该轮到咱们准备启程了吧?”白蛲枝含笑道:“是呀!娟妹快落月了,咱们也该庆贺吧?”

  “是呀!咱们好好庆贺一下吧!”胡佩秀道:“咱们的店可以请请大家吧?”好呀!对了!店内生意如何?”“透啦!你的面子真大哩!”

  “哈哈!托你们的福啦!你们好好研究请客之事,我去陪外公。”

  说着。他便欣然离去。不久,他巳入白鹤的厅中,立见胡老千含笑道:“我们正在谈你,你就来了,先坐下来喝杯茶吧!”

  童智立即欣然入座。

  白鹤含笑道:“武当掌门曾经提议要恢复武林盟,并且将盟址设在本城及聘你为盟主,你可有意思?”

  “哇!没有!我认为没此必要!”“这是你成为武林皇帝的良机喔!”

  “算啦!我倒希望我是无名小卒!”“呵呵!你真是有福之人,不少人终身困于名利哩!”胡老千接道:“相爷曾推荐你入仕之事,如何?”

  “谢啦!没兴趣!”“你对什么有兴趣呢?”“游山玩水,随时助人,不是很吗!”

  “你不觉得太闹了吗?”“不会呀!我已经又苦又紧张二十年了,我得轻松一番。”“哈哈!你目前实在够轻松的、皇帝也比不上你哩!”“爹,你多次去过大内,好不好玩呀?”

  “不错!大内既大又整洁,住得舒服又吃山珍海味,不过,规矩太多,人人所显示出来的严肃气氛,憋扭的!”

  “爹何时再人大内?”“不去啦!此地最好玩,怎么?你想入大内呀?”

  “不是啦!此次带她们返娘家,总会经过大内,我想了解一下。”“胡丫头进去过二次,她会介绍的。”“爹要不要出去走走?”

  “算啦!不想动啦!”“外公呢?”白鹤含笑摇头道:“吾走不动啦!你别忘了捧回牌位,”“是!我们该何时启程呢?”

  “本月底吧?你们先陪甄贤赴合肥上任,再带她们返娘家,其实,她们皆已有喜,你让她们返此分娩吧?”

  “是的!不知时间是否充裕?”“不成问题,你们有七个多月的时间,各地又有人安排食宿哩!”

  ”是!”智儿!放松心情出去逛一逛,白虎他们会安排一切,若需沿途济助贫民,枝儿她们皆会备有银票,你别担心!”

  “是!我真幸运!”“的确!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你承前人之荫,得为子孙造荫!”

  “是!”“我已经把培育孩子配方和方式告诉丫头她们,她们一定会为你调教出一的后代,你只须授技即!”

  “是!”“甄贤及骆拓后必可入大内居高官,他们会在各方面协助你,所以,你只需行善、修武、授子,便可以愉快过—生。”

  “是!”“连怜资质特忧,你得多鼓励她协助你。”“是!”“秀儿个性朗,心直口快,多包容她,她会慢慢长大的!”

  “是!”胡老千笑道:“丫头好似炸药,她可以开山,亦可伤人,好好的教她吧!”“秀妹很好呀!”“你太疼她啦!她的嘴角快常口道出不得体的话哩!”

  “没关系啦!自己人嘛!免计较啦!”“哈哈!你别把他疼坏啦!”“不会啦!”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童智方始返回。立见胡佩秀欣然道:“智哥我们研商妥当啦!我们在月底前启程,大约半年可以返回,你瞧瞧路线吧!”

  说着,她巳递来一张纸。童智瞧过路线,不由哈哈一笑。

  胡佩秀怔道:“智哥、你认为不妥吗?”“妥!太妥!太好啦!外公方才也提示过,咱们在月底陪大哥赴合肥就任,然后再正式开始玩!”

  “不!还得陪二十八位大嫂们返娘家。”

  “哇!对呀!你们真设想周到!”胡佩秀乐道:“智哥!你同意啦?”“完全同意!”“太好啦!我去告诉姐妹们!”

  “明再说吧!’说着,他已搭上她的纤。她会意的立即嘴角一笑。她便愠驯的陪他返房。“秀妹!谢谢你帮我照顾这个家!”

  “应该的!家是咱们的呀!何况,我只做一部分而已!”童智立即接着她道:“没有害喜了吧?”“好多了,不过.它们时常的!”

  说着,她已褪衫及起双。他立即轻抚右道:“好美喔!大了不少哩!”“智哥!你喜欢吗?”“喜欢!”

  说着:他立即着右。“喔!好!好…”“好酥!好酸!对不对?”.

  “智哥一定常常姐妹们的…”她一脸红,便说不下去啦!

  “我觉得我的部小了些!”“不会啦!你总不能顶两个布袋吧?”

  “讨厌!太夸张啦!”“哈哈!来!”

  说着.他巳褪下她的亵。她朝他的颈项一勾,便贴上身。他拦一抱,便行向锦榻。两人一滚上榻,便搂成一团。四片儿更是粘在—处。不久,她启门纳客热情的扭着。

  “智哥!你依然这么猛呀?”“你以为我老了?”“不是啦!我只是佩服啦!”“你不喜欢我太猛吗?”“喜欢!喜欢!”说着,她已经自行加速扭着。童智便欣然骋驰着。“青春响曲”便悠扬飘着。

  “智哥!我爱熬了!”“需要我再猛些吗?”“够啦!别伤了孩子!”

  他立即吻着她和骋驰着。几度往,她乐得口胡言啦!

  香汗淋漓之下,她乐得搐着。“智…哥,我…爱你!”

  她呻着!呢喃着!

  (完)  Www.AiHeXS.cOM
上一章   奶 霸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雷地火棒哥出马香菇连环炮妙手天尊虎头狗尾武林现场秀风神帮胭脂游龙道遥快枪手鸭霸王
爱河小说网提供《奶 霸》的免费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奶 霸》免费章节第十八章美女圈中是霸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奶 霸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爱河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