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河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武林现场秀免费章节
爱河小说网
爱河小说网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重生小说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架空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袜尤物 推母之道 人间正道 侉下之物 绽放之花 总裁母亲 美滟后宮 乱情人生 静如艳史 少年猎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爱河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武林现场秀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40  时间:2019/11/22  字数:15964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恩怨了断爽歪歪    下一章 ( 没有了 )
  人多好干活,加入莫愁馆那批娘子军之后,不到一周,不但房舍已经里外焕然一新,连园花榭亦一新耳目。

  葛来与工头会过帐之后,一听居然花不到一万两,欣喜之下,将剩下之数目全部充当赏银,不由乐坏了那批工人。

  “哇!似那种场面,怎会有劳资纠纷呢?”

  明月再度高悬,葛来含笑走入顾玉媚的房中,一见她振笔疾书,立即问道:“媚姐,你在忙些什么呢?”

  顾玉媚搁笔笑道:“来弟,坐!我在缮造来福庄人员名册及职务。”

  “哇!媚姐,我是什么职务呀?”

  “你是理所当然的庄主呀!姐她们七人皆是总管,每周轮值一,负责督导里里外外的一切事宜。”

  “另外那八九十人呢?”

  “编成七个组,分别姐她们七人去督导,如何?”

  “哇!好点子!咱们可轻松多啦!名册快缮妥了吧?”

  “差不多了!明再整理一下,就行了。”

  葛来将右掌按着她的左掌,道:“媚姐,休息吧!”

  顾玉媚身子轻颤,羞赧的去关上窗扉及布幔。

  葛来含笑挥熄烛火,轻轻的去衣衫。

  片刻之后,两人已经赤的在榻上搂着,只听葛来轻声道:“媚姐,这个房间真的有隔音效果吗?”

  顾玉媚羞赧的道:“你去灵妹那儿,我试试看能否听见,如何?”

  “哇!少打太极拳互相推卸啦!长幼有序,先由你来!”

  说完,魔掌在她的体大肆活动着。

  顾玉媚似蛇般不停的扭动着体,嘴中格格轻笑频频叫求饶不已,逗得葛来“火气”高涨,杀气顿盛。

  只见他将双自她的额顶往下,逗得顾玉媚呻连连,全身不但轻扭,而且不住的合着。

  当他到她的小腹之时,只见她紧急刹事的按住他的头部,道:“来弟…别…下去啦!”

  “哇!别下去?那我就上来吧!”

  说完,翻身上马,准备策马入林。

  那知,丛林早已城门大开,虽然是条羊肠小径,沿途却已洒香水,因此,他顺利的滑进去了。

  内不但温暖,而且热情感人,不但紧紧的拉着“贵宾”而且不停的轻得葛来低嗯不已!

  他只觉她的小腹似有似无的轻轻动着,不由低声道:“哇!媚姐,你的湛的哩!”

  顾玉媚羞赧的微微一笑,立即闭上双眼。

  葛来搂着她,贴上那两片樱之后,立即默默的着。

  两人好似在坐翘翘板般,你一下,我一下,你一下,我一下,起初尚未能适应,不久之后,即已稔万分!

  只怕不识货,不怕货此货,一个多时辰以后,顾玉媚开始哆嗦了,只见她移开樱,颤声道:“来…弟…我…服…”

  “哇!接下来怎么玩?”

  “来…弟…任…你…去…疯…啦…!”

  “哇!你不会垮吧!”

  “只…要…你…别…就…没…事…!”

  葛来哈哈一笑,一式“狂蜂戏蕊”大事杀戮起来。

  他每隔一刻钟,就改用一种花招,当他那八大绝技使空之后,顾玉媚已经好似酩酊大醉般不醒人事了。

  葛来爱怜的亲了她一下,仓库大门一开,货啦!

  翌清晨,葛来刚睁开双眼,一见顾玉媚换上一套白衫含笑坐在榻旁,他立即握着她的柔夷道:“媚姐,你怎不多睡些呢?”

  “姐姐不累,你要不要冲个凉?浴室中已经备妥清水了!”

  “好呀!是谁送来的?”

  “来弟,你忘了每个房间都已接竹管了吗?”

  “哇!我真是乐昏头啦!”

  “来弟,我已把名册送给大姐瞧了,大姐说要在辰中时分召集大夥儿讨论一下,我先去准备一下吧!”

  “媚姐,辛苦你啦!”

  顾玉媚嫣然一笑,立即进入浴室。

  只见室中不但已经备妥盥洗用品,而且另外准备一套蓝色绸衫,葛来心中一阵甜蜜,立即含笑冲洗起来。

  当他冲洗完毕走出浴室,立即看见顾玉媚及莫愁、莫灵已经含笑站在桌旁,而且桌上也摆了五道菜肴及碗筷。

  “哇!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莫愁含笑道:“刚来不久,阿来,娘已传来信息,少林掌门明平大师及戒律院院主明凡大师,和叫化帮三大长老将于午前抵达此地。”

  “哇!该来的终于来了,娘呢?”

  “她又去钉爹的哨!”

  “什么?爹不来啦?”

  “不错!听说他一直和沈老前辈在一起,而且在暗中观察咱们哩!”

  “哇!他为何不与咱们见面呢?”

  “我猜爹一定在暗中考察这些媳妇寸!”

  “哇有可能的哩!爹一向嫉恶如仇哩,小心他判你们三振出局哩!”

  “去你的!反正我们已经决心生为葛家人,死为葛家鬼,爹再如何的反对,我们还是会以葛家的媳妇自居!”

  “哇!小弟只是信口胡扯的啦!爹若反对,早就会下“圣旨”啦,对不对?”

  三女如释重负的微微一笑,立即开始用膳。

  一个时辰之后,葛来与顾玉媚、莫愁、莫灵、小玉、小站在首进厅前,广场中站着以姑娘七人为首的九十余人。

  葛来虎目缓缓的扫过众人之后,朗声道:“哇!首先,我必须向各位表示谢意,多谢各位支持我当庄主。

  有关各位的职位及工作,早已经公布在大厅中,想必各位已经瞧见了,有意见的人请马上举手!”

  院中一阵寂静之后,突听姑娘脆声道:“请问庄主,俗语说:“坐吃山空”请问你要如何维持本帮的开销?”

  “问得好!本庄之宗旨乃是济弱扶倾,目的在弥补本帮以前所闯下之罪恶,因此,不但要随时救济急困之人,而且,不准恃惠索偿!”

  秋姑娘立即问道:“庄主,听你之言,本庄之担子不是太重了吗?”

  “不错!担子的确很重,不过,咱们尽力而为吧!”

  莫愁脆声道:“各位,你们一定知道我以前是以金陵首富余家侍妾为掩护,而且颇得余家上下之敬重。”

  我此次来此,原本可以不告而别,不过,我不忍心做这种事,因此,我花了三天的功夫与余家父子及正房沟通意见。

  余家目前并无孙儿,我答应他们将小玉及小后所产之子各送一人给余家,余家则捐赠出一半之产业。

  实不相瞒,我为了使余家的人就范,的确已经软硬兼施,将他们吓得五体投地,因此,本庄每月皆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此外,据我所知,快活帮以前曾经接收飞骑帮不少的财富,加上快活帮为了大举武林,曾经累积不少的财物。

  咱们只要将那些财物好好的处理,无论是经商,或者摆在银庄孳息,每月之收入也甚为可观的!”

  顾玉媚含笑道:“不错,那笔财物是一个天文数字,因此,我期盼各位齐心合作,好好的做些善事,以弥补本帮以前的罪恶!”

  众人立即哄然应:“是!”葛来心中一喜,立即哈哈一笑!

  顾玉媚含笑问道:“庄主,本庄庄名既然已定妥,大门是否需要另外题字?”

  葛来闻言,立即想起自己当初来到此地之时,曾经狂妄的在石柱上虚空题字震慑众人,实在有够拉风。

  因此,他立即哈哈笑道:“哇!又要题字啦!走!”

  说完,果真朝大门方向行去。

  众人立即含笑跟着走到大门口,同时面对大门含笑而立。

  葛来抬头见到那二十七个大字,不由暗忖道:“哇!伤脑筋,我该用什么功夫把这些字迹除去呢?”

  兰心蕙质的顾玉媚见状,立即含笑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说完,右臂一抬,缓缓的轻旋着。

  “沙…”

  声中,石柱上面的字迹好似被利风刮过般纷纷下坠,不到半个盏茶时间,好似被熨斗熨过般平平整整!

  莫愁喝声:“好功夫!”

  立即鼓掌。

  众人立即纷纷喝采鼓掌。

  就在此时,葛来的身边突地飘来斐宗贤的传音道:“阿来,好好的一手给和尚及叫化子们见识一下吧!”

  葛来心中暗喜,表面上却启口道:“来者是客请上座,福寿绵延需珍惜,庄中全是情人。”

  曼之中,右手食中二指一骈,指力之中,左右石柱及横柱上面立即多了一付对联及横批。

  顾玉媚扬声:“好功夫!”

  众人立即跟着鼓掌。

  葛来微微一笑,朝斐宗贤发声之处拱手道:“葛某人率领敝庄全体人员恭明平大师诸位前辈!”

  顾玉媚诸人正在发怔之际,却见大门左侧十余丈外的那排树林中传出一阵苍劲的呵呵笑声,她们立即拱手行礼。

  人影连闪之中,只见邋遢酒儒斐宗贤和一位身披红色架裟,慈眉环眼,身材魁梧,宝相庄严的老和尚走了出来。

  不用说,此人一定是当今在武林声望甚隆的少林掌门明平大师。

  在他们二人的左后方三步,并肩行来三位年约六旬,虽然二胖一瘦,却双眼寒光熠熠,两侧太阳高凸,分明各有湛内功的叫化子。

  在三名叫化子后面,则出现神色肃穆的明凡大师及四位五旬左右,体态魁梧的少林四大护法金刚。

  他们似行云水般的停在葛来身前六尺之后,立听斐宗贤朗声道:“英雄出少年,老夫今真是不虚此行!”

  “哇!老哥哥,你此言何意呢?”

  “呵呵!老夫今得以目睹贤伉俪之绝世武功,岂非不虚此行!”

  “哇!原来是为了这种芝麻小事哩!我还以为你已经闻出庄中已备妥陈年状元红,等你来品尝哩!”

  “呵呵!当真有酒?”

  “不错!够你连喝一个月啦!”

  “呵呵!太好啦!老夫先替你们双方引见一下,就准备要喂酒虫啦!听清楚啦!少林掌门明平太师,明凡大师,这四人是明平大师高足如、见、真、悟!”

  “哇!我只认识明凡大师,可惜,大师不认识我!”

  明凡大师一见葛来的口气一直狂傲万分,心中暗暗不悦,合什道声:“阿弥陀佛!”

  一股暗劲悄然涌向葛来。

  葛来右掌一扬、一戮,突听“波!”的一声,明凡大师突然“蹬…”连退五大步,那张脸儿立即红似火!

  四大金刚神色齐变,就扑出。

  明平大师右臂一扬,四大金刚倏然止身。

  斐宗贤朝葛来眨眨眼,道:“阿来这三人乃是以智仁勇见闻于武林的叫化帮三老智风丐、仁风丐及勇风丐。”

  葛来一揖到底,正道:“在下自从懂事以来,一直景仰贵帮的仁义作风及义之所在誓死不退的精神!”

  智风丐拱手道:“不敢当!敝帮自从老帮主昔年在爱花塔遇难之后,即消迹匿踪,实在愧对武林。”

  斐宗贤呵呵一笑,道:“阿来,你们的酒呢?”

  “哇!灵妹,麻烦你啦!”

  莫灵嫣然一笑,道句:“前辈,请!”

  立即转身入内。

  斐宗贤摇头道:“老夫爱在此地看秀,你们把酒抬出来吧!”

  “哇!好!姐,吩咐他们去抬六坛酒出来吧!”

  姑娘脆应一声:“是!”右掌一挥,立即有六名少年走入院中。

  明平大师诸人一见那六名少年步履甚稳,身形却甚疾,立即神色一肃。

  只听明平大师沉声道:“阿弥陀佛,葛小施主…”

  “失礼!在下忝居庄主,请换个称呼吧!”

  明平大师双眉一扬,分明心中不,不过,他毕竟修养有素,立即沉声道:“庄主,请问昔年爱珠塔中那位美女是否为令堂?”

  “正是!”“阿弥陀佛,庄主可知道令堂昔年曾铸下世纪大屠杀之劫?”

  “知道!不过,她是被的!”

  “令堂目前可在贵庄?”

  “不在!不过,在下已经决定揽下这件事,各位方才必然听儿敝庄之宗旨,出家人慈悲为怀,可否成全!”

  “阿弥陀佛!老纳不愿作武林罪人?”

  “哇!听大师之意,大师若成全此事,必会遭武林怪罪不成?”

  “正是!”“好!大师打算怎么办?”

  明平大师望了斐宗贤一眼,倏然不语。

  斐宗贤右掌一招,将走到三尺前一名少年手中之酒坛入掌中,拍开泥封之后,大剌刺的灌着。

  明平大师诸人立即皱眉不语。

  好半晌之后,斐宗贤以袖拭去嘴角的酒渍,道:“阿来,老夫经过这阵子之奔波结果,各大门派已将那件事全权授予他们处理了。”

  “大掌门在途中曾提及你若知错能改,他愿意一力承担下来,以免另外掀起无边杀劫,那知,你太不上路了!”

  “哇!并非我不上路,老哥哥,昔年那件事岂能只怪家母,那批人若不贪图美女或秘笈,岂会自动去送死。

  在下颇有赎罪之心,不过,在下并非怕事,坦白的说,若非在下毁去快活帮,诸位今天能够站在此地吗?”

  树要皮,人要脸,明平大师诸人立即脸色一沉。

  “哇!我知道各位的心中一定很不,不过,在下一向直来直往,凭敝庄的实力,并不怕任何的挑战。

  石柱上面这二十一字就是最佳明证,你们敬我一寸,我敬你们三分,你们欺我一寸,我就报以一丈!”

  说完,招过一坛酒仰首直灌。

  咕噜声音连续不断,不到半个盏茶时间,那坛酒已经清洁溜溜了,明平大师诸人不由神色一变,双闭得更紧了。

  葛来淡淡的一笑,道:“听说武林道上遇有争执难决之际,经常以武功见高下,敝庄有一套小把戏,请各位监定一下!”

  说完,双掌轻轻的一拍!

  “唰…”声中,那六十名少年男女已在院中各就各位了。

  “各位,在下喝完这三坛酒之前,无论使用什么手段,你们只要能够破去此阵,敝庄之人统统任由你们处置,如果破不了此阵…”

  倏听大门右侧远处传来一声脆喝:“来儿,别胡闹!”

  声音方歇,一位中年书生已经出现在明平大师身前七尺外,只见她朝脸上一,文士巾一卸,立即现出一张绝容貌。

  她正是井仙娥,只见她双膝一跪,道:“罪女井仙娥愿意束手认罪!”

  她这一跪,以葛来为首的近百人立即跪了下去!

  明平大师立即惊喜集,不知如何处置?

  斐宗贤身子一闪,出手扶起仙娥,立即制住她的麻,道:“呵呵!丫头,你少搅了老夫的酒兴,阿来,起来吧!”

  葛来原本跪得心不甘情不愿,此时一闻言,立即站起身子,道:“娘,是斐老令孩儿起来的哩!”

  “来儿,别把事情闹僵啦!”

  “哇!孩儿这些小兄弟及小姐妹们一直吵着要到各大门派去“拜访”一番,难得今有顶尖高手抵此,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吧!”

  语气甚硬,还暗示要向各大门派单挑哩!

  “唉!怎可为了娘一人,连累这么多人呢?”

  斐宗贤呵呵一笑,道:“少浪费时间啦!大掌门、大叫化子,人家已经摆出架式啦!进去指点一下吧!”

  说完,立即咕噜灌起酒来。

  莫灵及顾玉媚立即走到井仙娥的左右两侧护卫着。

  明平大师宣声佛号,立即大步行入院中。

  明凡大师立即掠到他的左侧,互为犄角凝立不语。

  四大金刚停在他们的身后布下“四象阵”凝神不语。

  智风丐三人拿起打狗掠入“震”位,结成三角形凝立不动。

  葛来拍开泥封,朗声道:“相骂无好言,相打无好拳,敝庄之人万一有失手之处,尚请多包涵,大家乐!上吧!”

  说完,立即开始灌酒。

  院中传出一位少年朗喝:“天际神龙,千山遨游!”

  那六十人立即迅速错闪掠,片刻之后,院中立即幻出一团白

  “呵呵!阿来,别忙着喝酒,勿失眼福呀?”

  说完,已经掠上墙头盘坐着。

  葛来盘坐在他的左侧,只见那六十人所幻出之身影好似十二级强风所起的海般翻滚不已!

  明平大师九人垂廉自视,仍是凝立不动。

  倏听阵中又传出那少年的朗喝道:“海中神蛟,唯我独夺!”

  院中立即传出一阵阵的掌风破空声音。

  葛来只见他们边闪掠身形边随意的向不同的方位挥掌,不但织成雄浑的掌圈,而且已罩向那九人。

  一阵暴喝之后,明平大师九人已经还击了。

  可是,他们所劈出之掌劲好似泥牛入海迅即化为无影无踪,而且,身子也被掌圈带得一阵摇晃,慌忙双掌连挥。

  阵阵“轰隆”暴晌过后,阵式往外一张,不过迅又往内一束,得明平大师诸人只好尽使招了。

  “呵呵!阿来,你瞧瞧大掌门的般若神功,不赖吧?”

  “哇!果然不赖,不过,好似蚊子叮到牛角,无动于衷哩!”

  “阿来,此时若有人从阵外夹攻,他们能招架得住嘛?”

  “哇!我也不知道,媚姐,罩得住吗?”

  “斐老可有兴趣一试?”

  “呵呵!老夫正忙着喝酒哩!何况,老夫这把老骨头岂能经得起这种要命的烈运动呢?交给别人吧!”

  说完,立即又灌起酒了。

  葛来当然奉陪啦!

  倏听右侧远处传来一声冷哼,葛来忙低声道:“斐老,看你的啦!”

  斐宗贤呵呵一笑道:“沈老弟,你可来啦!”

  人影闪晃之中,沈德年及沈彩凤陪着中年书生打扮的史再俊缓缓的走了过来,葛来慌忙将酒坛朝墙上一摆掠了下来。

  他尚末行礼,史再俊已经站在井仙娥丈余外沉声道:“阿来,此事与你无关,你退到一边去吧!”

  葛来长跪在地上,道:“爹,你当真要杀娘吗?”

  史再俊顿了一顿,沉声道:“阿来,我能够饶她吗?”

  “能!”

  “放肆!”

  “爹,不错!孩儿是放肆,不过,孙儿此番能够破去快活帮,娘在暗中也出了不少的心力,你自己也明白吧!”

  “那是她应当做之事!”

  “爹,世上还有很多的坏蛋,让娘继续除掉他们吧!”

  “胡说!小孩少管大人之事!”

  “爹,别这样子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神仙也会犯错哩!拜托您给娘一个赎罪的机会吧!”

  “好!就让她先破去此阵吧!”

  “这…不行啦!此阵一破,孩儿就没戏可唱啦!”

  “胡说!这批人乃是快活帮之余孽,岂可留下!”

  “爹,您瞧瞧,他们才几岁嘛!咱们打个商量吧!你若在后发现他们的恶迹,孩儿负责除去他们,如何?”

  “这…”“呵呵!老夫担保,行了吧!”

  “前辈,你…”“呵呵!够啦!您平心静气的想一下吧!什么叫做慧眼识英雄?若非有她,你有今天吗?若非有她,快活帮会垮吗?”

  “你瞧瞧,光是这六十个小娃儿就如此的厉害,若让快活帮继续发展下去,老夫可能要躲起来喝酒啦!”

  沈德年接着劝道:“史公子,老夫已经劝你甚多次了,别再提那些不愉快的事啦!专心做些有益武林之事吧!”

  史再俊立即低头不语。

  葛来接道:“爹,你还记得你教我练武之用意吧?你就与娘和解啦!然后指导孩儿们做些善事吧!”

  史再俊瞄了泪下如雨的井仙娥一眼,道:“你先收阵再说!”

  “哇!媚姐,快收阵吧!”

  顾玉媚欣喜的扬声道:“龙飞九天!”

  一阵朗喝:“是!”之后,那六十人已经迅速的收招退向两侧,院中只剩下身大汗的明平大师九人。

  史再俊卸去易容,走入院中,朝众人拱手道:“小犬无礼冒犯,史某人向诸位致最大的歉意!”

  明平大师略道:“阿弥陀佛,施主莫非就是义风大侠史大侠之哲嗣!”

  “正是!”明平大师立即不语!

  斐宗贤呵呵笑道:“大掌门,逍遥三侠当年快意江湖痛惩各派犯错弟子,因此种下后杀身之祸。

  凭心而论,各大门派已亏欠逍遥三侠,前后两笔帐一扯,相差无几,你们好好的拨一下算盘吧!”

  “目前各大门派元气末复,如果再人太急,届时,老夫说不定会贪图这种美酒而加入来福庄哩!”

  “哇!斐老,铭谢支持!”

  史再俊蹬了他一眼,叱道:“住口!”

  葛来吐吐舌头,耸耸肩之后,含笑望着斐宗贤。

  “呵呵!老夫也已向你们提过阿来,愿意出钱略为弥补当年殉难人员之家属,你们就别死要面子啦!”

  明平大师沉声道:“前辈能担保他们不会再度为恶吗?”

  “呵呵!安啦!只要老夫尚未双脚一蹬驾鹤西归,他们若敢胡来,你们就唯老夫是问吧!”

  “阿弥陀佛!既然如此,老纳愿意一力承担此事!”

  “呵呵!功德无量!”

  “哇!一念成佛!”

  史再俊忙叱道:“住口!”

  明平大师正道:“史大侠,令郎功力似海,前途无可限量,尚祈勿让他岔入歧途,天下苍生幸甚矣!”

  “大师请放心!小犬若有些许恶迹,晚辈除去他以外,并愿自绝以谢武林,若违此誓,愿遭天打雷劈!”

  “阿弥陀佛,老纳复何言,告辞!”

  “呵呵!赔偿金要交给谁呀?”

  “阿弥陀佛!事过境迁,休提此事,老纳甚盼能够使爱花塔早恢复它的庄严神圣面目!”

  顾玉媚正道:“小女子已经着手研究化解该塔四周剧毒之方,而且已经颇有进展,不出一年,必可给大师一个代!”

  明平大师长宣一声佛号,立即率众离去。

  斐宗贤呵呵一笑,飘到井仙娥身后,解开她的道之后,含笑道:“雨过天晴,阿来,你可以陪老夫好好的醉一场了吧?”

  “哇!等一下,我要瞧瞧家父与家母…”

  井仙娥双颊一红,疾掠而入。

  沈德年朝史再俊的后背轻轻一推,史再俊双颊一红,立即大步行入院中,葛来立即鼓掌微笑!

  斐宗贤突然叫道:“糟糕,老夫怎么忘了一件大事呢?”

  “哇!是什么大事?”

  “老夫好似要客串一次红娘哩!沈老弟,对不对?”

  沈德年微微一笑,立即望向葛来。

  沈彩凤羞赧的垂首不语。

  葛来暗暗叫苦,立即望向顾玉媚。

  那知顾玉媚却上前拉着沈彩凤的右掌,含笑道:“凤妹,姐姐早已替你留下一个房间,咱们去瞧瞧吧!”

  莫灵不甘落后的上前牵着枕彩凤的左掌,脆声道:“凤姐,你,咱们一起走吧!”

  沈彩凤羞喜集,低头跟着行去。

  “呵呵!沈老弟,老哥可以差了吧?”

  “谢谢!谢谢!”

  “呵呵!阿来,快叫爷爷呀!”

  “我…斐老,我觉得…”

  莫愁却笑嘻嘻的朝沈德年裣衽一礼,脆声唤句:“爷爷!”

  沈德年一见葛来陷入被强迫中奖的尴尬处境,自己也难为情的,难得有莫愁化解僵局,他立极含笑道:“请起!”

  “谢谢!请爷爷迳呼愁儿!”

  “好!好!愁儿贤慧的!凤儿年纪太轻又不懂事,烦你多加指导。”

  “爷爷,您太客气了!来弟,可否请斐老及爷爷入厅?”

  “哇!理应如此!斐老,爷爷…请!”

  入厅之后,立即有二名少女送来香茗,斐宗贤含笑道:“沈老弟,你慢慢的品茗,老哥可要大开酒戒了!阿来,喝呀!”

  说完,立即张口酒。

  葛来闭上双眼,边汲酒边品味醇酒。

  诸事既了,他实在太高兴了!

  好半晌之后,只听斐宗贤叫道:“阿来,你该怎么感谢老夫?”

  “哇!我这不是在请你喝个过瘾吗?”

  “不够!连利息也不够!”

  “哇!斐老,你自己把条件开出来吧!”

  “呵呵!阿来,你别以为老夫是狮子大开口,故意要敲你一大笔,事实上老夫从来没有如此的委屈过自己哩!”

  沈德年接道:“不错!斐老哥为了你的事,这些日子以来,不但到处奔波,而且还耐着子与各派首要人物沟通意见。

  以斐老哥的个性,别说当前这批人的辈份皆比他低,即使当年那些辈份比他高的人,他也从未那么的客气过哩!”

  “哇!太感动了!斐老,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阿来,你真有此心吗?”

  “哇!千真万确!”

  “好!老夫由于武功之限制,一直无法成亲生子,万一有朝一夕驾鹤西归,可真无法向斐家的列祖列宗代哩!”

  聪明的葛来立即悟出其话意,因此,马上应道:“斐老,你如果不见外,我先拜您为乾爷爷!

  另外,我已有四二妾,他增产报国,挑两个小男孩给你当玄孙,您认为妥当吗?”

  “呵呵!妥当!千妥万当极了!呵呵!呵呵!”

  笑声连连,可见他的心中有多啦!

  一阵轻细的步声之后,只见史再俊难为情的和羞赧的井仙娥自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莫灵及顾玉媚牵着沈彩凤亦跟着他们二人走了进来。

  葛来起身相,朗声道:“爹、娘,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孩儿已经拜斐老为乾爷爷了!”

  史再俊惊喜万分的忙问道:“真有此事吗?”

  斐宗贤呵呵笑道:“老夫厚颜相求,来儿岂敢推却呢?”

  “哇!不对!不对!爷爷对来儿可谓恩高如山,来儿有幸蒙他收为孙子,可谓是福份涨停板啦!”

  史再俊朝井仙娥瞄了一眼,他刚拱手,一见井仙娥已经跪了下去,他立即也跪了下去道:“参见义父!”

  斐宗贤激动的双眼一,急道:“快起来!快起来!”

  葛来及莫愁等四女立即他并排跪下行礼。

  斐宗贤挥袖拭泪,咽声道:“快…快起来!”

  葛来众人起身之后,沈德年含笑拱手道:“老哥,恭喜你啦!咱们的关系更密切了吧!”

  “呵呵!不错!咱们是亲家了,对不对?”

  “对!对!”

  “俊儿,有否必要为来儿他们办个婚礼呢?”

  “这…由他们决定吧!”

  “哇!免啦!爹、娘,您们不是也没有拜过堂吗?算啦!只要合得来,何必计较那些俗礼呢?”

  斐宗贤呵呵笑道:“这才是江湖儿女的豪放本,亲家,你不会替凤儿觉得委屈吧!”

  “小弟那会有这种庸俗的想法呢?这个年头不一样啦!只要他们年轻人喜欢,咱们最好少发表意见!”

  “呵呵!好主意,看来咱们这对老亲家今后要多亲近啦!”

  葛来忙道:“哇!不行啦!二位爷爷德高望重,经验丰富,应该多指导咱们这群小头啦!”

  就在此时,八名少女已经送来酒菜及餐具,斐宗贤呵呵笑道:“安啦!爷爷是吃定你们,赖定你们啦!”

  众人不由哄然大笑!

  良夜寂寂,葛来走入莫愁的房中,只见她坐在梳妆台前发怔,立即轻声唤句:“大姐!”

  莫愁起身诧道:“阿来,你怎么来此?”

  葛来轻轻的将她搂入怀中,佯作不知的问道:“哇!我怎么不能来此地呢?难道此地已经宣布戒严了吗?”

  “不是啦!你该去找凤妹才对呀!”

  葛来轻抚她的粉颊,道:“哇!那有这种规定,咱们已经好久没有谈谈心了,对不对?”

  “阿来,别逗我嘛!”

  葛来搂着她坐在榻前,一边靴一边道:“大姐,长幼有序,本庄今成立,我今夜就要住在你这儿。”

  “啊!这…不妥吧!我不方便啦!”

  “哇!大姐,你别把我视作猪哥啦!我只是想和你聊聊而已!”

  说完,立即开始去外衫。

  “阿来,你真的不会…”

  “哇!安啦!来方长,机会多得很啦!大姐,你真的已经和余家没有什么瓜葛了吗?”

  “当然是真的啦!余风光起初抵死也不肯,当我把脸色一寒,他为了那条小命,就乖乖的就范啦!”

  “大姐,你当真答应要小玉及小各生一子给余家吗?”

  “不错!余风光原本有一子,可惜被我搞死了,按情理而言,我总该赔偿他一些,对不对?”

  “哇!虽说要赔偿,总不能赔一送一呀!你这分明是慷他人之慨,对不对?”

  莫愁去外衫,贴入他的怀中,含笑道:“阿来,余家也送了一半的家业,慷慨一些嘛!”

  “这…小玉及小同意此事吗?”

  “她们打从心眼的愿意作这件事,你可要多辛苦些罗!”

  葛来摇头道:“哇!余家会不会待他们呢?”

  “格格!他们敢惹来福庄庄主吗?”

  “哇!我这个庄主有什么可神气的,又不是帮主!”

  “格格!阿来,你别小视自己哩!当今武林各大门派,有谁敢对少林掌门不敬呢?偏偏你还修理他哩!”

  “哇!提起此事,实在有够!那个老和尚是憋了一肚子大便回去哩!妈的!有够!”

  “格格!这就是你值得神气之处,对不对?”

  “对啦!好啦!咱们不提此事啦!”

  说完,右掌已经攀上她的右峰。

  “阿来…别…别这样嘛!”

  “大姐,我觉得你最善解人意!”

  “格格!少灌汤啦!姐她们七人此我还温柔体贴哩!”

  “哇!你一提起她们,我就头大,你难道打算将她们及那二十几名少女一直留在庄中吗?”

  “安啦!等日子平静下来之后,她们早晚会找到合适对象的,不过,你可要自己按捺的住哩!”

  “哇!我怎么会打她们的主意呢”“格格!不是你在打她们的主意,是她们在打你的主意哩!”

  “哇!那有这种事,黑白讲!”

  “格格!她们皆是历尽沧桑难为水之聪明人,岂会不知你的可贵之处,你真的该小心些哩!”

  葛来轻轻的去她的肚兜,轻按那微微鼓起的小腹,道:“大姐,我自己会注意的,不过,你最好也说说她们吧!”

  “格格!这种事怎么能说呢?喔!阿来,你别这样嘛!”

  “大姐,我不知是怎么搞的?我每一忆起自己的往事就好感激你喔!若非有你,我那有今呢?”

  说完,亦去自己的内衣

  莫愁轻轻的伏在他的身上,自动打开“桃源”道:“阿来,大姐成全你,可是,不准你太疯,知道吗?”

  “遵命!”

  莫愁轻扭轻摇,妩媚的道:“阿来,我早就有预感你必非池中之物,因此才把你拉入莫愁馆,想不到你居然有如此非凡的成就!”

  “大姐,你才是真正的慧眼识英雄哩!”

  “格格!我原本以为这辈子一定会一直被快活帮当作摇钱树,等到人老珠黄时,就寡别世。”

  “想不到居然会遇上你,而且还有今之顺境,难道是我上辈子积了德或烧了好香吗?”

  葛来只觉舒连连,一边轻顶缓旋,一边含笑问道:“大姐,你可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不知道!不过,应当是被偷掳入帮的,因为,这是快活帮在发现资质优良的男女童时之一贯技俩。”

  “哇!快活帮宝在做得太缺德了,简直是将自己的快活建筑在别人的悲痛之上吗?”

  “这就是帮主及主要成员皆得恶报之原因啦!阿来,你…你害死大姐了,我…我不能不疯啦!”

  说完,果真变档加油前进了。

  这下子轮到葛来紧张了:“哇!夭寿,该不会动了胎气吧?我…我真的是无聊透顶了!”

  所幸莫愁颇有节制,她在冲了盏茶时间,觉得舒了些之后,立即自动撤阵,躺在一旁休息了!

  “大姐,你不要紧吧!”

  “没…事…你去找莫灵吧!”

  葛来亲了她一口,推开壁间那道暗门,立即走进邻房,却见莫灵已经一丝不挂的扑了过来。

  葛来将她搂着,问道:“灵妹,你真有点默契哩!”

  莫灵搂着他的虎背,双腿朝他的后一勾,自动送上人的“方寸之地”边动边啐道:“来哥,你最讨厌啦!”

  “讨厌?厌什么呢?”

  “你怎么一直不理人家嘛!人家是千里寻夫哩!”

  葛来走到榻前,仰躺上榻之后,双掌攀上双峰边抚摸边笑道:“哇!冤枉啊!我这个庄主虽小,却忙的哩!”

  “胡说!你怎么有时间陪媚姐呢?”

  “哇!我是和她商量庄中之事,顺便一下而已啦!”

  “不管啦!她长得此人家美,你瞧不起人家啦!”

  “哇!天地良心,冤枉呀!她虽美,却比不上你的娇俏,我现在不是已经来找你了吗?”

  “来哥,我有件事要问你,你可不许骗我!”

  “哇!我敢吗?”

  “来哥,媚姐能不能让你?”

  “哇!你干嘛要问这个问题呢?”

  “不管啦!你快说嘛!”

  “你猜呢?”

  “她得天独厚的拥有湛的功及内功,一定可以把你服侍飘飘仙,妙不可言口吧?”

  “还差那么一点点啦!怪啦!你干嘛要提这个问题呢?”

  “没有啦!人家好奇嘛!”

  “哇!那有好奇到这个程度的,灵妹,你可别胡思想啦!凭咱们俩同甘共苦那么久,我会偏心吗?”

  “喔!来哥,你真好!”说完,好似轨火车般疾冲而去。

  “灵妹,你怎么把姐她们带来此地呢?”

  “我是听你临别的指示,好好的接近她们呀!想不到快活帮会垮得那么快,她们就先来此地待一阵子啦!”

  “哇!听你这么说,她们还会离去吧?”

  “是呀!你难道要通吃吗?”

  “哇!我还想多活几年哩!我只是不愿意担误她们的青春而已,对了,你们如何处置莫愁馆呢?”

  “高价售给秦老鸨啦!”

  “哇!那个老查某也想搞这行呀?”

  “是呀!我开价十万两,她毫不犹豫的立即答应哩!”

  “莫愁馆的招牌已经够晌亮的啦!值那个价啦!”

  “哇!灵妹,你可真是生财有道哩!”

  “我才不敢居功哩!这全是大姐安排的啦!来哥,你再答应人家一件事,好吗?”

  说完,突然紧急刹车。

  “哇!究竟是什么大事呢?”

  “来哥,你别搞鬼,人家想和大姐一样为你…为你怀个…小宝宝!”

  说至此,旱已羞赧的低下头。

  葛来将她搂入怀中,道:“傻灵妹,你才十七岁,何不趁着年轻之时,好好的玩几年,干嘛急着要升格当娘呢?”

  “人家要嘛?好不好嘛?”

  “好!好!我乐意投资,你的肚皮可要争气些哩!”

  “人家已经请教过大姐,而且早有准备啦!”

  “哇!灵妹,你可真是有心人哩!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吧!”

  说完,翻身上马开始跃马中原。

  莫灵稳扎稳打,不似先前之狂冲猛攻。

  葛来互使用那八大绝招,真实弹的步步进攻,一个时辰之后,莫灵已经开始唱歌了。

  “哈哈!灵妹,你还撑得住吗?”

  “一寸河山一寸血,滴滴鲜血见真情!”

  “哇!太令你老公感动啦!小心啦!”

  说完,开始钻探“海底原油”了。

  莫灵滋牙咧嘴,怪叫连连!

  葛来哈哈连笑,钻头愈往深处钻去。

  又过了盏茶多时间之后,莫灵终于开始“货”了。

  葛来道句:“撑…着…点…”

  立即澈底清理战场。

  莫灵口胡言,好似打摆子般哆嗦不已!

  有恒为成功之本,在她快要瘫痪之际,葛来颤声道句:“好…灵…妹…”

  亦开始“清仓大拍卖”了。

  房中息连连,却蕴含着说不尽的爱意及数不尽的情意,天际的月姑娘不知在吃醋,或是羞赧,竟钻入云层中。

  温馨的种子缓缓的散播着…

  《全书完》  wWw.aIhExs.COm
上一章   武林现场秀   下一章 ( 没有了 )
风神帮胭脂游龙道遥快枪手鸭霸王双龙艳凤千面情狼神仙老虎狗玉壶舂(新)红粉陷阱金戈不败
爱河小说网提供《武林现场秀》的免费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松柏生呕心创作的武侠小说《武林现场秀》免费章节第十八章恩怨了断歪歪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清爽无弹窗,若有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武林现场秀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爱河小说网。